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补天道 第771章 八零五闲说南方事,误闯地狱门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补天道 第771章 八零五闲说南方事,误闯地狱门

一路往南走,便觉得越来越炎热。

本来现在是年底,已经到了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寻常凡人早已换上了棉皮厚衣,学武之人不畏寒暑,这才一直穿着单衣。但冷然还是知道的。哪知一路往南走,越发觉得天气飞速的往夏天跑去,拉都拉不住。甚至到了平时夏日也没有的高温。

再往南走,但见地面由黑土变成了焦土,焦土之下,是裸露的赤色岩石。那都是熔岩矿石,本来天气就热,满天满地的赤色更令人燥热,连孟帅这等高手也觉得口干舌焦。

北方弟子生长在寒冷地带,虽然已经不怕热,可也觉得烦躁,白无青雪白的脸上布满了汗珠,就像是一个雪人要化掉一样,道:“这什么鬼天气,到了地狱之门了么?”

孟帅道:“不可这么说,万一给南方弟子听见了不好。你就是娇气,你看姚师妹,任师妹两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

姚凌波道:“我倒是挺喜欢这里。这里人都穿纱,比一般穿皮毛的好看,款式也多。”

任盼盼道:“就是这个穿纱,顶顶不好。穿的这么透,还要人干活么?穿厚衣服的时候,人的感觉都迟钝,方便多了。”

姚凌波奇道:“什么干活?”

孟帅咳嗽一声,道:“离着凰金宫不远了,咱们把礼物准备出来。”

北方给各地都准备了礼物。凰金宫的礼物也十分丰厚,甚至比西方还要丰厚。因为西方是传统的盟友,南方则要争取,因此额外加厚三分。

姚凌波将礼物准备出来,笑问道:“上一次在西方,因公子你的关系,并未吃苦,反而享福,不知道这回公子有没有关系介绍?”

孟帅脑海中,一袭白裙如惊鸿掠影,闪过后笑道:“没有,哪能全都有关系?我可是下界来的,论人脉其实不如你们。”

任盼盼眼珠一转,道:“你没说实话。”

孟帅笑道:“怎么见得?”

任盼盼道:“我看你若有所思的模样,定然是有所想了。南方山主是你父亲,难道这边是你母亲?”

孟帅道:“不是,差得远了。”

任盼盼笑道:“那就是你的小情人。”

孟帅道:“更不是了。”但他神色之间,还是微见忸怩。

任盼盼拍手道:“猜中了。哈哈,果然是小情人,快说说,长的好不好?”

众人闻言都靠了过来,八卦是人的本性,就算是高手也不能幸免。尤其是亲近的人,更关心这些风流隐情。

孟帅好气又好笑,道:“说了没有,休要听她浑说。”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道,“我倒是想起另外一桩事。”

任盼盼道:“不要转移话题。”

孟帅不理会她,道:“南方有人要杀我。”

众人悚然一惊,任盼盼失色道:“谁?”

孟帅陷入回忆,他记得当初在下界的时候,曾有南方凰金宫的使者企图对他不利,但是他一无所知,是被同样下界的雪女挡了回来。

他是上界才偶然听到雪女提起过这件事,不过其中缘故,雪女也不知道,他也猜不透。

想了想,道:“咱们远到是客,也不可无礼。一切按照凰金宫的规矩来,不过若遇到青鸾属下,记得要提防一点。”

众人这才知道他并非浑说,心中皆是一沉。青鸾是南方凰金宫五首座之一,地位超然,倘若她要和他们为难,恐怕南方之行并不好过。

正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远方腾起一道烟柱,直冲云霄。

那烟柱黑烟滚滚,火光迸现,不停地向上喷薄着,响声隆隆,如毁天灭地一般。

宋千寒惊道:“好厉害,是什么人在交手?”

孟帅一怔,随即摇头道:“不是人力,恐怕是天威。”

话音未落,只听轰轰连响,一道有一道的烟柱冲天而起,每一道都好像要把天冲出一个窟窿一般,无数烟尘的喷发,卷起了浓重的灰烟,遮天蔽日。

众人是飞在半空的,但也能看见随着烟柱的喷发,地面裂开了一道道口子,远方有红色的滚烫液体顺着地缝流淌下来。

孟帅咽了口吐沫,道:“火山,岩浆,真是恐怖。”这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地狱位面,恐怕这里的地貌,比那里不遑多让。

众人惊悚之余,皆道:“都说北方是不毛之地,这里比北方凶险多了。”

任盼盼不以为然,道:“这里虽然凶险,可若是有火属的混元武者,简直就是天堂了。就像在我们那里练金属性的,事半功倍。”

孟帅道:“说的也是。你们有没有练火属的?”

众人皆摇头,白无青道:“咱们北方,首重水,次重木。我和宋木头都是木性,姚师妹是水。没有修火的。”

孟帅道:“这里的土性也很浓厚。我就兼修土性,谢离,你是不是修土的?”

谢离道:“是。不过惭愧,我还没混元呢,谈不上属性。”

孟帅道:“在西方咱们四个人进了混元,你争取在这里进阶。这样咱们全混元阵容出征东方,那才有些威风。”

谢离点头,道:“我会努力的。总不能叫我一个人拖了大家的后腿。”

这时,姚凌波道:“已经到了南方这么久了,怎么还没见有人来接我们?当时西方可是一直到了边界上接人的。”

孟帅道:“这也没办法,总有亲疏远近的。快看……”

只见烟尘当中,一行红色的大鸟从远处飞来,穿行在烟柱当中,挥洒自如。有时遇到正喷发的火山,把天都烧红了,偏偏不能烤焦那些鸟的一根羽毛。

“火仙童!”孟帅认出来了,这是南方特有的鸟类,天生辟火,又擅用火焰,是一种极其高等的灵禽。

一行火仙童中,有一个身影深处其中,上下都被火仙童围绕,就像坐着一辆翎羽大车。

孟帅眼尖,一眼看清那人是个红衣美妇,且是个熟人,道:“梁夫人。”

火仙童队越靠越近,梁夫人看见了他们,指挥着鸟雀飞了过来,道:“几位,怎么在这里?”

孟帅一怔,道:“夫人不是来……哦,我们是来五方轮转的。”他本来以为梁夫人是迎接他们的使者,没想到竟然只是路过。

其他几人也是这么想的,这时脸色却不好看――听梁夫人的意思,南方压根儿就没把五方轮转的事儿记在心上,这也太过无理。

梁夫人脸色微变,苦笑道:“对对对,五方轮转,你们怎么走这条道?”

孟帅道:“怎么,我们走的不对么?”

梁夫人道:“这里是地狱道啊……哎呦,你们竟不知道。通往凰金宫有两条路,一条天堂,一条地狱。天堂道上平安无事,地狱道上全是凶险。尤其是这个季节,是地狱道的地狱之门打开的时节,我们本土的人等闲都不往这里来的。今年尤其是大年,火山活动比往年更烈,连首座们都有些为难,因此这边都封住了。

孟帅脸色一红,道:“怪我们走错了。”

其实这些功课也该提前做好的,只是北方大概真没怎么了解过南方,而西方,孟会凌大概以为他们定然有所准备,也没提这一茬,因此上他们糊里糊涂都闯了进来。

梁夫人叹道:“既然来了,不要走了。我送你们离开这里。你们一个个大有前途,若断送在这里,岂非罪过。来,进来。”说着让火仙童让开一个口子,让孟帅他们进来,队形再次合拢。

也不知火仙童是什么异种,被这些大鸟包围之后,温度竟奇迹般的下降了几度,一点儿也不感觉燥热了。孟帅道谢不已。

群鸟包裹之下,众人返程。有火仙童开路,飞跃一座座火山,果然轻而易举。就是迸射的岩浆,也早被这些翅膀挡了回去,孟帅等暗自庆幸,若非有此偶遇,让他们坐着北方的雪橇穿越火山区,下场堪虞。

飞着飞着,孟帅问道:“既然此地大家都不来,夫人是偶然路过的么?”

梁夫人脸色一沉,道:“不是。我是来找人的。唉,说了今年闹得厉害,一个两个都不信邪,都以为自己比别人强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孽障们。”

孟帅恍然,猜到她是来找人的。想来地狱之门喷发的时候,火土二元都异常浓厚,倒是修炼的好地方,只是就要冒风险了。

学武之人最不怕的就是冒险,尤其是那些年轻人,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得天独厚,气运所钟的奇才,哪一个肯听劝?有的叛逆劲儿上来了,哪里越危险,越要去哪里。

孟帅道:“是朱雀座下弟子么?不要为了我们耽误了找人,要么一起去找吧?”

梁夫人摇头,道:“我都找了好几日了,想来也不差一时半会儿,先送你们回去。说起来,那人你也认识,就是……”说到这里,突然神色一变,喝道:“蝉玉!”火仙童仿佛和她心意相通,立刻往下降落。

孟帅低头一看,只见一座火山口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攀登,单弱的身躯却背着一把比人还高的剑,不是在东方见到的小丫头卫蝉玉又是哪个?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西宁治疗妇科医院
内蒙古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