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龙血战魂 第四百七十四章:心系秋月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龙血战魂 第四百七十四章:心系秋月

秋月和浩云峥的目光在空中相对,虽然浩云峥目光空洞,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是,浩云峥那带着微笑的面庞,却是表明自己所说皆乃真心。

半响无言,秋月悄悄移开目光,无意间,俏脸已飞上红霞。

“殿下身份尊贵,还请自重!”螓首微低,羞涩的心中虽然千般愿意,万般喜爱浩云峥所说之话。但秋月还是抹不开面子,只能说出这等欲拒还休的话语。

“哈哈哈哈……!”浩云峥闻言,却是哈哈大笑。

听着浩云峥那张狂的笑声,秋月更是心中忐忑,小脸早已红霞密布,甚至都不敢再偷看浩云峥。

浩云峥虽然此时视觉被封印,但是灵识还在,因此,秋月的一举一动,任何变化,他都看在心中。

他忽然站起身来,笑着来到秋月身后,缓缓蹲下,毫无顾忌,伸手牵过秋月的秀发,深深吸了一口发香,这才笑道:“幽幽女儿香,霞红淡薄妆。欲拒还休容,娇美赛月霜。”

淡淡的做了一首诗,浩云峥明显感觉秋月娇躯微微一颤。

这首诗句,把此时的秋月描述的淋漓尽致,甚至连心中所想所思,也都完全表达出来。只是,诗句的第一句却显得有些轻薄。如风月场所的轻薄男子,对风尘女子所说一般。

但后面两句,却表达的情意绵绵,最后一句,更是描述出此时浩云峥所观察到的秋月面容。

浩云峥最喜欢的就是观察人,更别说这个时刻了。此时,秋月的一切,几乎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既是有心人,何故负郎意。本宫虽不给予任何承诺,不给予终身只恋天上秋月之承诺,但绝不因骄阳而冷落天上秋月。本宫虽无法做到女子一心所想,钟情一人,却绝不负有心人!”浩云峥放开秋月那柔顺的秀发,轻轻笑道。

秋月娇躯微微一僵,最后缓缓抬头,看向蹲在自己身旁的浩云峥。

浩云峥灵识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看向自己,淡淡一笑,道:“你无需现在给予本宫答复。他日,本宫若真与那傲梅姑娘成亲,希望婚礼堂上有秋月一人!”

浩云峥这毫不避讳的话,并没有让秋月感觉心中有任何不满。反而是面上羞涩更甚。

“殿下倘若真心爱慕秋月,却希望在婚礼上有另外一个女子,不怕秋月心中不满?”秋月虽然羞涩,但还是轻声问道。

“我浩云峥此生很少说谎,违背良心的话,更是不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若真不可以真相告人,我浩云峥宁愿隐瞒,也不说违背良心之话。本宫与傲梅姑娘乃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自不可违背。所以,不可能确定,终身只娶秋月一人。既然无法办到,却还要以甜言蜜语哄得佳人开心。何不给予佳人信任,让佳人体谅呢?”

说着,浩云峥轻轻一笑,道:“倘若对佳人直言相告也有错,本宫即使错下去,那又有何妨?”

秋月愣愣的看着浩云峥,完全没有想到,浩云峥竟然能说出这等话。

“呵呵,浩公子果然变了。若是前一日,可能浩公子定然不会说出这种话吧。果然一朝之间,判若两人!”仔细的看着浩云峥半响,秋月终于还是笑了,说道。

“哈哈哈……谁说判若两人?至少,本宫还有那个信心,如论是被心魔缠绕的本宫,亦或者是现在的本宫,依旧心思缜密,大才之人呐!”浩云峥闻言,哈哈大笑。

“噗呲……!”闻言,秋月再也忍不住,悄然笑出声来:“此时的殿下,果然大胆,毫不谦虚。若是前一日的殿下,定然有着谦虚之心!”

浩云峥摇头,道:“前一日,那叫虚伪,不敢正面面对自己,所说之话才会与今日不同。但不可否认,句句经典,无可挑剔,不是吗?”

秋月被浩云峥逗乐了,犹豫了一下,又道:“可是如此,你如何对得起傲梅?”

浩云峥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有何对得起对不起的?此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更何况本宫将来登基大宝,即便本宫想要与她一人长相厮守,大臣们也定会逼迫本宫选妃,就如本宫父皇一般。与其如此,何不在大臣们没有逼迫的情况下,自己挑选自己意中人呢?”

顿了顿,浩云峥又道:“再说,本宫暂时也没有答应这门亲事。虽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若不愿,反正没有感情,何必在意这么多。待得来日,真的成亲,那时,也必须有感情作为基础。倘若那时,她还介意,呵呵……”

浩云峥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秋月却已经感觉到浩云峥心中决绝。

感受到浩云峥接下来的意思,秋月急忙转移话题,不敢在这上面多说,道:“可是,殿下如何面对清雪公主?”

闻言,浩云峥沉默了。

缓缓起身,来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下。倒了两杯酒,对秋月微微示意,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秋月见浩云峥神色,心中不由一紧,心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殿下定然为此事烦心,现在提起,更是……哎!”

只是,还没等她多想,浩云峥又喝了一杯酒,笑道:“清雪嘛,很好应付,不必担心……!”

秋月微微一愣,随即眉头微微一皱,隐隐间有些不悦之色。但若是观察不仔细的人,甚至都无法看到。

“呵呵,秋月,你无需多想。所谓的应付,可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本宫可不是那种浪子,欺骗女子心,应付了事之人……!”

说着,浩云峥叹息一声,道:“唉……本宫此生自认不是什么风流之人,但很多事情,总是如佛家缘法所说一般,只在一个缘字。本宫此生,只真心对待过四个女人!”

秋月面色一僵,眸子瞪得大大的,隐隐间,不满之色,似乎更重。

这一切,浩云峥完全看在眼中,笑道:“一个,原本只是想要利用,但因不忍,却产生感情的铁欣妍。此人乃一番邦公主,却是一个可敬可佩,也可倾心之人。

再一个乃是与本宫有无数纠缠,生来注定无法摆脱之人。她乃天降一谪仙,身份高贵,却命运悲苦之人。

还有一个乃是前朝公主,名为帝清雪。此乃一个被命运捉弄之人。外表孤傲,清冷,难以亲近。实则内心脆弱,如瓷器,一碰就碎。万般厄运,难以击倒她,但唯有情之一字,可让她永世难以翻身。若是以情字对她,使坏心,将会让她永世坠落,再难翻身。而若是真心,便可让她如鲜花绽放,释放无尽荣光,带来无尽美妙欢笑。

最后一个乃是一医者,心如慈母。其娇弱,清美,如天上秋月。在本宫心中曾经有过一个衡量。倘若天上骄阳与秋月,非要本宫挑选一个的话,本宫愿意挑选秋月。本宫不喜光芒四射的骄阳,反而喜欢温柔内敛的秋月。”

最后一个,显然是在说秋月自己,顿时让秋月面色一喜,所有不满,完全消除。

见势,浩云峥继续笑道:“万般美人皆过客,留心之人,能有几个?既然留心留意,自然知道如何面对,如何应付。所以,帝清雪是本宫的就难以逃脱本宫手掌心!”

说着,浩云峥不由的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样子,显得极为张狂,让秋月直接无语。

孩子晚上咳嗽有痰咳不出怎么办
泰州男科专科医院
威海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