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100世纪——白与黑物语 Episode 156 深藏不露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100世纪——白与黑物语 Episode 156 深藏不露

“我到底是谁呢?”

式一来到花园里,彷徨起来。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只是每当想起自己未知的身世,他便会来到这里冥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母,都有自己的家庭,即使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庭已经不在,但却也曾经存在于这个世上。然而自己呢,他觉得无论是父母还是家庭,似乎打一开始就不存在,那么自己会不会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呢?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式一大人?”这时,忽然有人叫式一道。

式一一惊,但听那声音毫无恶意,便知是谁了,说道:“九月,是你啊,我没什么。”

此人正是十兵卫手下的秘书官九月,他笑了笑说道:“式一大人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在下认为只有可能因为这两个原因——要么是打架打输了,心里觉得郁闷;要么就是考虑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之类的人生哲理了吧?”

听到九月直接说到点上了,式一青筋一突,说道:“这关你什么事?”

九月道:“不好意思,冒犯了。”

式一问道:“话说,你不跟在那个脑残兔子身旁没关系吗?”

“十兵卫大人说想自己玩玩,不过只要他开心就可以了。”九月道。

“你这人还真是宠着他,与其说你是他的属下,倒不如说是他的仆人。”式一轻慢地说道,“没别的事情的话,你就先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九月驻足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这么一个人呆着,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哦,有什么烦恼的话,不如跟在下说说?”

式一不耐烦地回应道:“跟你说?你想怎样?”

九月神情顿时严肃起来,说道:“听说您刚才和白云切磋了武艺,如果您觉得不是很累的话,不如就和在下切磋切磋,怎么样?”

刚才还神情阴郁的式一不禁心动了。他从小就渴望挑战强者,那种在和强者较量时产生的求胜欲望,使他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对于现在的他,在光明军团内部中,他最想挑战的强者便是首席主将云长,只是碍于彼此的地位,时时找不到机会与之较量。不过他一直听说眼前的这位将官九月,虽然地位比自己还低,但实力却和云长在伯仲之间,也不知真假,他便又对九月的实力有了好奇心。如今这位九月主动提出想和自己切磋,实在是机会难得。

“哼,既然如此,那便接受你的挑战!”式一说罢,便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此时在白云的房间里,白云的“灵风机”忽然响了。白云知道,在这边这个世界会用通讯工具和他联系的,就只有可能是黑夜了,便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小黑?”白云问道。

“真是的,我不主动联系你,你就不来联系我了?那把这东西给你还有什么意义?”另一头说道,这声音正是黑夜。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白云尴尬地笑道,“不过话说,还不是因为上次你来这边大闹天宫,整得这边现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万一不小心被人发现我在偷偷和你联系的话,不是很麻烦吗?”

“是嘛?这个就不说了。”黑夜道,“近些日子,我要实行一个大计划,我们找个时间面谈一下吧。”

“大计划?”白云奇道,“什么大计划?”

“之前跟你探讨过这个世界上除了光明军团和黑暗军团外,似乎还存在着第三势力,”黑夜说着,将声音放低,“这次就是去打探传说中的第三势力。”

白云一惊,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是嘛,你既然这么说了,看来已经有了一定的情报基础了。”

“不错,”黑夜道,“我委托情报圈进行调查,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果,不过这主要都要归功于黑暗军团内部的一个眼线,若是没有他,恐怕现在的调查还会像大海捞针一样。”

“原来如此。那么你联系我,应该是想与我会合,一同前去打探吧?”白云揣测道。

“倒还用不着那么着急,”黑夜道,“我知道你在那边脱身非常不易,而且这次打探只怕是项大工程,不知需要多长时间,在那之前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面谈商量。总之,你那边先创造条件,能让你我见面再说吧。就到这里。”

“我知道了,有机会见。”白云挂断了,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他想,终于要开始了吗?

“喂,请问小黑是谁啊?”突然,白云身旁的一个人说话道,那人声音非常柔弱,正是平兴。

白云以为平兴已经熟睡,才和黑夜联络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偷听到了通话内容,不禁吓得大叫了一声。

“我输了……”

此时式一与九月之间的过招也结束了,式一跪在了地上甘拜下风。

“怎么回事?那家伙是人类吗?为什么感觉完全超乎了常理?”各种疑问充斥着式一的大脑,虽然完败,但他却大开眼界,非但没有变得更沮丧,反而郁闷之情一扫而光。

“式一大人也很厉害,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主将,果然是有那个实力。”九月赞美道。

“真是的,你根本就没拿出真本事,只是跟我玩玩吧?”式一冷笑道,“都说你的实力和参谋长不分伯仲,看来此言不虚啊。有如此实力,为什么非要做那个脑残兔子的手下?”

“这个嘛……”九月道,“我不太喜欢涉足世俗纷争,按理说我也不应该加入光明军团,做个一介平民就可以了;只是,我有必须追随他的原因。”

“原因?”式一疑惑道。

“简单说来就是‘报恩’吧。”九月道,“这些都是旧事了,不多说了。总之,在下非常欣赏式一大人,若是能够成为您的良师益友,那实在是下官的荣幸。”

式一笑了两声,说道:“这正是我想要的,既然你都替我说出来了,那以后我就不给你安宁日子了。”

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淤血
怎样减少痛经的疼痛
儿童咳嗽舌红苔薄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