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圣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催情药

时间:2020-03-14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圣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催情药

客厅内很沉寂,沒有人说话,大家都在沉默,。

深夜十分,燕行狂回來了,与他一起的还有姜木阳与简峰。

他们一进院落就感应到了所有人都在大厅中,心中觉得奇怪,这么晚了还聚在一起,而且似乎有种压抑的气氛。

來到大厅中,他们感受到了众人沉重的心情,心中一抖,莫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怎么了。”

姜木阳出声问道。

“泪出事了,姜兄,在神月宫时你等为何不告诉我。”

“这到底怎么回事,悲泪她出什么事了。”

姜木阳、简峰、燕行狂都很诧异,。

“姜兄,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泪情况吗?她在你们那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她的道心尽毁,道基即将崩塌,神窍都生出裂痕了,随时会跌落境界,失去所有道行变成废人。”

叶辰这般说道,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沉重与内疚,爱与被爱有时候都很痛苦,人生中有很多事情都那么奈,明知是悲情的结局却法去改变什么。

“你说她道心尽毁,这不可能。”

姜木阳当即否决。

“姜兄说的不错,这么会这么突然,悲泪刚來这座城池不久便住在我等的院落中与梵舞在一起,她的道心不稳我们早已知道,在很早之前就以皇道经文为之稳固道心与道基,这段时间内有了一些效果,情况只会越來越好,怎么会突然尽毁。”

简峰很吃惊,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你们,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叶辰声音发抖,身体也跟着一颤,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是自责与难过。

“当然,我们可以性命保证,明日梵舞就会回來,若叶兄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她。”

姜木阳说道,看着叶辰的神色,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话却像是被卡在喉咙,难以说出。

这一刻,大厅中的气氛比压抑,在座的众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都看着叶辰,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担忧。

“是我,又是我害了她。”

沉默了很久,叶辰方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來,充满了尽的自责,。

他不怀疑姜木阳等人的话,所以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做错了一件难以挽回的事情。

悲泪的道心不稳,心中一直有执念,但是在这些年中却被姜木阳他们以皇道经文的道韵所压制,道心渐渐稳固,可是,今日却突然变得这般严重。

叶辰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一直以來她的执念被皇道经文的道韵所压制,却不想今日他的出现使得悲泪心中一直被压制执念在顷刻爆发,疯狂反噬。

也就是说,悲泪的道心是在那一瞬间毁掉的,神窍的裂痕也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大哥哥,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小仙霜抓着叶辰的手,想要传递给他力量,看着他难过自责,她的心也跟着心痛难过。

“我沒事。”

叶辰强颜一笑,可是谁都可以看出他的笑容中有深深的难过。

大厅中再次沉寂了起來,妙音一直都沒说话,在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帮不了什么。

这时,血轻舞站起身來向着大厅之外走去,同时传声给姜木阳等人,道:“你们出來一下,有事相商。”

在小院中的一处亭阁内,血轻舞站起那里,姜木阳、简峰、燕行狂也走了过來。

“你们可知道什么地方有烈性的情药,或者是药也可以。”

血轻舞转身,这般说道。

简峰等人同时一愣,表情惊愕不已,看着血轻舞,双眼圆瞪,。

“你是想”

简峰的话还沒说完就被血轻舞打断。

“不错,正是你们想的那样,而今只有这个办法可行,只要能让他在这种沉重的心情下升起就行,不需要让他神志迷失。”

“能催情的东西倒是有,神月宫的人可以炼制,她们修炼的功法本就有十足的媚惑力,以她们的精血为引便可,想要激起叶辰的很简单,但是要迷失神志几乎不可能,他的道心太坚韧了。”

姜木阳这般说道。

“那好,麻烦你们去神月宫去取來这种药,或许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救泪了。”

血轻舞说道,眸子有着深深的担忧,一则担忧悲泪,二则担忧事后叶辰会怪她,从此两人之间产生隔阂,可是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燕行狂说道,他想要再确定一次。

“当然,必须这么做,这是唯一的希望。”

血轻舞点头,很坚决。

“那好,我去取來,很就回。”

燕行狂直接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间就來到了神月宫,如今他进入神月宫不需要通传,且也知道如何破开这里的防护阵纹,直接就进入了其中。

“燕大哥,你怎么來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神月本坐在亭阁中,突然看到燕行狂出现在视线内,眼中顿时浮现出诧异,。

“月,我有事情需要你相助。”

燕行狂來到阁楼中,开门见山,沒有饶什么弯子。

“你需要什么帮助,只要月能做的一定力而为。”

神月说道,她站了起來,带着浅笑看着燕行狂,刹那的美丽宛如绽放的烟花般美丽。

“我需要能让一个巅峰圣王境界的男人升起的药。”

燕行狂这般说道,冷峻而狂野的五官上有些尴尬,古铜色的脸微略发红,当着女子的面索要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有些难堪。

“你要那东西做什么。”

神月吃惊,眼中浮现调侃之色,故意往燕行狂的身上看了看。

“你别这样看我。”燕行狂脸色涨红,憋出一句话來:“我是真男人,迟早你会知道。”

神月掩嘴一笑,不过脸上也浮现出羞红,道:“看不出來你也不是个老实的家伙,这药呢我这里沒有,不过可以马上配制。”

“那好,事不宜迟,你马上配制,我等着用。”

“你等着用。”

“不,是别人等着用,总之你点。”

燕行狂狠狠盯了神月一眼。

神月沒有再说什么,她知道不能再调侃了,否则适得其反,她速走进了自己的屋子,不过片刻时间就出來了。

“这里有十粒,你们估摸着下分量吧,。”

神月拿出一个玉瓶放到燕行狂的手中。

“一般的年轻至尊需要多少粒才能有效。”

“一粒就足够了,应该刚好。”

神月说道。

“那好,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燕行狂转身就走,眨眼消失在小院中。

叶辰他们所在的府邸小院内,燕行狂将玉瓶拿出,并且说道:“这里有十粒丹药,一般的巅峰圣王只需要一粒,叶辰的体质特殊,道心坚韧,少了怕是不能起效,为了稳妥起见,好是将十粒丹药都给他服用。”

“燕兄说得有理,叶辰远非一般的同阶人物可比,十粒丹药保险。”

简峰也这般说道,机会只有一次,要是这次沒有成功而被叶辰发觉,那么日后想要再用此方法就行不通了,而悲泪就彻底沒有了希望。

“好,十粒就十粒,这样的确比较稳妥。”

血轻舞点头,然后速离开了这里,她來到悲泪的房间,轻声道:“泪,为了救你我只能这样了,希望你不要怪我,相信我,将來你一定会幸福的。”

她伸出纤手,结出一个道印,然后化为密密麻麻的符篆烙印在悲泪的体内,悲泪的样貌与身材很就发生变化,变得与血轻舞一模一样。

悲泪本想要挣扎,可是在符篆沒入体内的一瞬间,她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动了,命海中的道力本就被叶辰封住,她怎么是血轻舞的对手,根本就沒有能力反抗。

血光闪烁,修罗妖刺被她祭出,然后化为两道光沒入了悲泪的命海中,让悲泪的体内发出修罗气息,如此只要不仔细感应,跟本來就发现不了她的真实身份,。

“泪,这种化形术不会维持多长时间,不过等他发现时,你已经是他的人了。”

血轻舞走了,悲泪不能动,不能言语,眼角有泪水溢出。

大厅中,血轻舞与妙音的几位侍女亲自端上茶水,都是用神茶叶猪的,芬芳怡人。

“大家都喝点茶吧。”

血轻舞说道,他将一杯茶亲自递向叶辰,叶辰摇头,道:“我不想喝。”

“我亲自煮的。”

血轻舞说道。

叶辰抬头看了她一眼,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姜木阳、简峰、燕行狂三人看着叶辰,等待着他的异样反应。

一刻种过去了,叶辰还是如先前那般,他们心中一跳,难不成连十粒都对叶辰沒有效果吗。

就在这时候,姜木阳用手指戳了戳燕行狂与简峰,元神传声,道:“起作用了,你看叶兄的双鬓开始出细汗了。”

此时,叶辰感觉心底深处端升起一股,浑身都有些发热,他心下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出去吹吹风。”

叶辰起身走向大厅外,來到院落中,心中的越來越强烈了,眼睛都有些发红起來,他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幻影,都是妖娆的女子,一丝不挂

♂♂

k

9个月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增生性关节炎要注意些什么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