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仗剑万里第五十七章悬枯寺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仗剑万里 第五十七章 悬枯寺

作为铁家唯一的后人,胡军戈必须要炼好大漠血龙雀,几代人的心愿该了解了。

从小到大,他用剑的日子比用锤的时间久,可是功力却远没有用锤子高。也许是深藏于血脉深处的力量,使得他炼器功夫强于御剑。

“哎,每次都是这样,遇到解决不了的人就让我离开,等我回来了,所有人都被解决了。”赵燕燕轻声叹息,“你还把我当外人,那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胡军戈语塞,他沉默片刻,说道:“不得已而为之。”

“切,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负心汉!”赵燕燕佯装气恼。

胡军戈道:“离开剑宗许久了,是时候回去一趟。”

“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干嘛一定要回剑宗。”

“要回去的。”

赵燕燕道:“不如你跟我去南方,我怎么着也是个郡主,我们……”

胡军戈摆手道:“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

“回到剑宗和娶我对你而言都是累赘,你不愿娶我,却愿意回到剑宗。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无关紧要吗?“

胡军戈看得出来,赵燕燕真的生气了。当她真生气时,右边的眉毛会轻轻跳动,幅度不大,留心观察才会注意到。

“你对我很重要,而且我会娶你,一定会,只是……不是现在。”

<最终四个人不得不选择毕业。相信经过这次事件p> “不是现在,不是现在,你能不能找别的……”

胡军戈一把搂住赵燕燕的腰,咬住她的樱桃小嘴。赵燕燕呜呜两声,便不再说话。

吻了五息时间,双唇分离,他拉住赵英,说道:“我会娶你的。”

“我告诉你,这一套不管用了,你休想靠一个吻就……”

胡军戈再次搂住赵燕燕的腰肢,重复刚才的举动。他的手法很熟练,应该是反复练习过很多次了。

“管用不?”胡军戈笑道。

赵燕燕涨红了脸,轻啐一口,“你别……”

胡军戈又是一侧身搂住赵燕燕的腰。

“停、停……打住,走吧,怕了你了,回剑宗。”

胡军戈笑道:“甚好!”

“下次就不管用了。”

“我知道,呃……你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你……”

“哈哈……开个玩笑。”胡军戈望着前方,收起笑脸,变得严肃认真,“不知道师父他们怎么样了。”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这边你浓吾浓,那边却是分别,还是未能见面的分别。

并顺利进行了高寒试飞、北美自然结冰试飞、RVSM试宜选辛、甘温之品飞、载荷试飞、功能和可靠性试飞等一系列高难度局方审定试飞

小婉修炼死魂经处于紧要关头,穆凡外出半年,回到剑宗连小婉的面都没见到便要分别。

御剑离开剑宗,他没去落羽歌舞坊,龙家的事基本尘埃落定了。

飞入云层之上,太阳飘在云中,眼前是白与金的世界。

穆凡从储物戒指内拿出斗笠并向冲绳县政府提出建议书要求放弃该决议。另一方面,带上面罩。两者均是黑色,和身上的白衣很不搭。

他站在剑上,换了身灰色长袍。斗笠,面罩,灰袍,行走江湖的标配。

穆凡望向西南,那里是他此行的目标——中州。

中州有一座“悬枯寺”,悬枯寺主持迦难是叶峰的朋友。二人因慧空大师结缘,慧空带着叶峰历练,迦难一心拜会慧空大师,求大师点拨。

久而久之,叶峰和迦难混熟了,成了朋友。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虽然迦难和叶峰没有直接冲突,但是迦难觉得对不起叶峰等人,有意避开叶峰。

十几年来,二人几乎没有交集。

叶峰嘱托穆凡去中州找迦难,也算弥合迦难伤口的一种方式。

中州之所以叫中州,是因为它靠近东泽中部。若不是山川过多,这里会成为东泽的交通枢纽。

悬枯寺位于天炎山,此地有一个活火山,附近温泉众多,对高手而言,天炎山是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对普通人而言,此地危机重重。

连续赶了十几天的路,终于到达悬枯寺。从空中看,悬枯寺位于活火山的山腰处,寺庙不大,只有零星几座佛寺,一座佛塔。

佛寺大不大不重要,重要的是佛寺里的人。有资格跟叶峰做朋友的人,总有过人之处。

穆凡落到佛寺外,叩了几下门。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小沙弥。

小沙弥双手合十,问道:“这位施主,你来此地所为何事?”

“前来拜访迦难大师。”穆凡学着小沙弥的手势,双手合十道。

“果然,我就说嘛,我们悬枯寺地势偏僻,常年无人拜会,怎么会有人来,原来是见住持的。”

小沙弥话说的直白,但全是实话。天炎山是一座活火山,附近的居民早就搬走了。没有香客前来焚香拜佛,悬枯寺里的和尚们过得极为清闲。

穆凡道:“你能为我引荐吗?”

“引荐完全没问题,我可以帮你带话,但是住持见不见你,不好说。”

“你就说旧友求见。”

小沙弥问道:“就这一句?”

穆凡笑道:“没错,就这一句。”

“好,我去帮你传话,你在偏殿等一会。”

穆凡随小沙弥去了偏殿,坐在蒲团上休息,“有劳小师傅了。”

“施主不如多说一些,我怕住持不出来,或者不肯见你。”

“不用多说,你传话就是。”

小沙弥告辞,偏殿内只剩下穆凡一人。

都说佛门清净地,实际上大部分的佛门不是清净地。香客往来不绝,喧闹非常。悬枯寺是静,除了几个和尚外再无他人。

穆凡寻思天炎山附近的住户都走了,这里的和尚数量恐怕也多年未变。

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小沙弥回来了。

“施主,倒是怪了,住持让你去见他。”小沙弥眼中充满好奇。

穆凡道:“劳烦小师傅带路。”

“跟我来。”

一路上小沙弥时不时询问穆凡的身份,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看穆凡一身的打扮,斗笠加上面罩,应该不想让人知晓真容。

行至一处禅院,小沙弥指着一间漆黑的屋子说道:“那间就是,和住持说话时,注意一点,别惹住持生气。”

穆凡看着漆黑的屋子,心道:“怪和尚,乌漆嘛黑的也不点灯。”

小沙弥道:“住持已经很久没出来过了,性格古怪的很,我们都挺怕他的。”

“迦难大师有多久没出来过了?”

“快二十年了。”

“二十年!”

成都白癜风医院
郑州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兰州白癜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