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老陈这天有事耽搁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老陈这天有事耽搁,来到公园时人家已经开战了。还是老杨、老张和老刘,临时凑了个冯总。玩的还是血战到底,四川人的玩法,三个人和了牌才算一局,减少码牌的过程。他们玩的刺激也不大,一二四元的。老头子们也不计较输赢胜负,就是混个时间,图个乐呵。老陈一辈子没有多余的爱好,老了退了,才要从头再来,刚刚学会搓麻,所以每次都是他先到,到场就哇啦哇啦呼唤老杨他们仨。

老陈跟这三位有缘,多少年的老同学了。大家年轻时各奔东西,各人忙着各人的各种事情。除了红白喜事,互相通知外,平时根本就顾不上联络感情。等他们先后退下来,有了空闲,联系才密切起来。别看这几个闲老头子,看着不起眼,来头可都不小。老杨干到了副专员的位置,老张也当过一任地委组织部长,老陈更实惠,掌握过全地区的财政大权,当过财政局长。就是老刘差劲些,休息前还是县政协副主席。冯总是临时的,以前轮不上他,常在一旁看热闹。这位是个军转干部,80年代转业到地方企业,如今靠领着企业军转干部的生活费过日子。人家四个老同学,每天可是按时准点开搓。有时谁不来,或迟到了,才会叫个旁观者凑个人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闲老头子们呆在一起,除了搓搓麻将,玩玩扑克,拉拉琴唱唱歌,就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调侃调侃当权者们的作风做派,要么就是彼此编排些带水分的玩笑段子,相互取乐。老陈一辈子中规中矩,努力工作,没有多余的爱好。歌不会唱,舞不会跳。前些年有人生拉硬扯,把他弄进歌厅舞厅,他还是一个劲抽烟喝酒,弄得好些人想敬奉他,却是老虎吃天爷无处下爪。不过老陈一生阅人无数,给人编起段子来,还算是得心应手。

老杨爱好书法,写得一手好字,休息后,还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日子过得充实滋润。老张喜欢摄影,喜欢户外活动,还是个集石爱好者。打麻将人手不够的时候,他就挎着相机,到白龙江的河道里去照相拣石头。他不爱跟人说闲话,爱图个清净。要比才艺,老刘是全才,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细论起来,这公园搓麻,权当各位在陪老陈玩。好在老陈是贼娃子打官司场场输,大家也乐于奉陪。他这也是命该如此,一辈子干财政,老来了玩个麻将,还是人家的财政部长。每天上场,老陈总是输上三五十块,才能歇下来,真是可恶。不过,大家凑在一起,老陈才有发挥才艺的机会,才有人静静听他心声。要说,这钱输了也值。要不儿女都在外地,这日子还不全部荒废了?

不久前,老陈就给老张编过一个段子。说老张在位时,听惯了别人喊张部长,下来后没有人这样叫了,一时调整不过来,整天有一种失落感,吃不香,睡不好,儿女们怎么伺候都没效果。后来在县委宣传部当副部长的小女儿,突发奇想,把别人“张部长”“张部长”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回家放着让老爸听。老张听着听着,竟然找到了感觉,恢复了常态。老张听了这段子,气得脸红脖子粗,要跟老陈急,还是老杨说了句精彩精彩,进而仰天大笑,才缓和了气氛。一想,也就是个玩笑而已,上什么火呀,一生气,倒叫人家当真了,笑话自己。

这玩麻将,一天跟一天手气都不一样。老陈不上,老刘的手气却特好。每一局无论吊将也好,夹张子也罢,牌牌自摸。其他人还没有打完缺门呢,他就和了。老刘和了牌就一边等着别人,一边跟老陈说闲话。老陈说前一阵子,市人大王副主任,退休后到公园来打牌,根本就没人理睬。他一来,人家都走了。就算三缺一,手不够搓不成,也不跟他为伍。老头子受了这样的冷落刺激,就不愿再出门,天天呆在家里烦恼抑郁。不久,竟然一蹬腿去了另一个世界。随后,坐老刘对面的冯总也自摸个夹二万。老冯今天倒霉,局局给人家三个人点炮,这是头一把和牌。他喝了口茶水,插嘴说:是啊,就是那个曾经当过副专员的王主任吧,那家伙当政时自看自大,不可一世,得罪过不少人,真是罪有应得,大快人心哪。

老刘说,是啊是啊,当官这事当上去不易,退下来也为难。先是自己这个坎儿就迈不过去。谁再想得开,看得透,难免都有一些失落感。回想起来还真是那些无官一身轻的平民百姓好,生活平静如水,没有起伏落差,心上也不吃亏。你们这些大小当过头儿的人,在位时如果与人为善,多少有所作为,退了还有人打个招呼,问个好,还有人跟你下棋打牌搓麻。要是在位时飞扬跋扈,自以为是,休息后连跟你说句话的人都没有,人家见了就像躲着瘟疫一样躲开你,这事遇上谁都接受不了啊。

是啊,冯总接过话头,这人也真是怪物,明明知道更多的时候,别人跟自己套近乎,攀亲热,都是别有用心,都是虚情假意,可就是愿意接受,就是听着舒坦。人人不当官,当官都一般哪。也难怪历代的帝王将相,身边总围绕那么多小人,因为他们自身就爱慕虚荣,贪图荣华,才有小人得势的空间。可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谁都有退下来的时候。还好,各位权贵在职时还能说得过去,没有得罪人。要不如今坐在这儿,还不叫人家的口水给淹死呀。这领导要是能重新当一回,就有经验了,肯定当得如鱼得水,春风得意。

老陈说要是这样,我就要向老刘学习,早点多学点才艺,多点爱好,老了就不空虚无聊,不这样输钱还求着你们。

听着老刘老冯的话,老杨本能地警觉起来。他记得当年老刘因为子女就业求过自个儿,他没有帮上忙,不知老刘是不是在借题发挥呢?回想起来,老杨还是问心有愧,那时也太认真了,太认政策了。当时他分管的就是人事工作,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刘的儿子就能找个工作,吃上财政。人要是能够重头再来一回,多好,就不想着吃这样的后悔药了。如今听说两个孩子都还在洪湖水浪打浪,对老头子意见很大,老刘到现在还背着这个沉重的包袱,常常流露出对社会的不满,常常满腹牢骚。

其实更主要的,还是怪他自己,性格决定命运。老刘啥都好,就是从来不求人,不愿意看别人的脸色。要不,后来他要是找找县委书记县长,给人家告个艰难,求个请,也就办妥了。可他就是臭硬,死不求人。老刘在他们这个堆儿里年龄最大,其他三位副科级刚起步的时候,人家老刘已经是乡镇党委书记了。后来就是因为不愿求人,才没有更大的发展。最终还是老张在位时,把他往前推了一步。要是叫老刘从头再来人世间一回,不知他还会不会这样古板。想起往事,老杨就有些走神,随手把自己应当留下的七筒打了出去,给老张点了个四元的炮。

这天,迟到的老陈入不了坛,就搬了个凳子,坐在老刘跟前,看着他如何出牌留牌。看着看着难免就多嘴多舌,吵着让老刘这样那样,几次都给别人点了炮。这搓麻也一样,也有游戏规则,打出去的牌,也不能收回来的。要总结经验,也得等下一局。连点几次炮,老刘就有些不高兴,说:老陈啊,以后要么来早些,要么就在家里让老婆“看文件去”,别到这儿瞎指挥了。除去冯总,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老 当上财政局副局长的那天中午,回到家里,没有给老婆做饭。老婆下班回来,一看冰锅冷灶,老陈翘着二郎腿,坐在躺椅上晃荡着,觉得很奇怪。就冷冷地问:怎么不做饭啊?看文件去。老陈也冷冷地说。什么文件啊?地委的文件。地委发文不做饭吗?自己看去。什么狗屁文件,老娘偏不看。老婆随即一拍桌子,喊道:做饭去。老陈忍无可忍,站起身来,拿着桌子上的文件,把自己被任命的那一行,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没想到,老婆压根就没有听他在念什么,眼里布满了血丝,歇斯底里地吼叫着:陈三金,说说你到底去不去!老陈一看气氛不对劲,赶紧围上围裙,下了厨房……

老陈这故事传得久了,他在位的时候,私底下就有人在传播,只要不当着他的面,他就装作不知道,但是心底里恨透恨死了那些传播者。就为这事,他曾经报复过一个二级局的局长,硬是一年没有给他们单位划拨一分钱的办公费。奇怪的是,下来以后,倒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茬了。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刘长生,竟然当着外人的面,揭自己的老底。老陈受了老刘的抢白,心里不高兴,也不再说话。想走,又显得小气,不过呆了一会儿,他还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说起来,当年老刘跟老陈也有点过节。当年老杨的大女儿杨柳跟老刘的小儿子刘涛是同学,两个孩子关系很不错,就在要决定终身的关键时刻,老陈的儿子陈强却横空出世,很快便取代了刘涛。为这事,老刘也找过陈老同学,可老陈也爱莫能助啊。最终,陈强成功娶了杨柳,陈强的母亲还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为此,两家人彼此都有隔膜,相互很少走动过。最近这几年,两家人才又从头开始,有了交往。

看看,看看,你们这些曾回顾上周五外汇市场经的当权者,叫人奉承坏了,尽使小性子,连一句玩笑话都承担不起,说走就要走,跟我生气?冯总赶紧说,来来来,陈局,我下,您上,从头再来。不不不,我真有事。老杨也慢悠悠的开腔说,我说亲家呀,周末了,回去干啥。打牌不如看牌,看吧看吧。老杨和老陈打了一辈子亲家,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老陈还有点受宠若惊。他回头笑笑,回敬说,失陪了,亲家,我真有点事,告辞。

话说到这个份上,老陈倒还不得不走了,留下来他刚才就说了假话。可老刘就是不依不饶,小声说,又不是当初攀高枝呢,忙个狗屁。老陈听见老刘不友好的话,本来准备回头理论理论,但老杨已经给他摆了两次手,意思要他赶紧离开。可老刘却犯了臭硬的毛病,还在絮叨。跑那么快,找阎王爷去呀。有本事,别再来了,永远拜拜!拜拜就拜拜,永远!正在气头上的老陈,头也不回地走了……

此前,甚至多年来,几个老头子经常这样油嘴滑舌,有时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可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老刘的这个玩笑,竟然变成了事实。老陈自从那天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到公园来。老陈得了脑溢血,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就到马克思那儿报到去了。住院期间,老刘天天去探望老陈,想给他道个歉,可老陈根本就没有清醒过来过一回,病情一发作,他就不说话了,也不省人事了。

安葬了老陈,老刘好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悲痛和后悔中,不愿再上公园玩牌。及至到了来年春天,冯总天天跟他们继续血战到底的时候,老刘还在认死理,还常常唠叨着,是自两次成品油税提高己的臭嘴咒死了老陈,自己对不住老陈。人死不能复生,不能从头再来,他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样一来,老刘就时常打错牌,时常输得一塌糊涂。连平时像哑巴一样不开腔的老张,也替老刘喊起冤来。人家陈局临死时,本来找好了替死鬼,就是那冯老头,可他偏要争着当个垫背的,有啥办法呀。这个老刘也真是的,一辈子还没有活明白。咱们要见马克思,还不是迟早的事儿,谁能血战到底呀。

就是嘛,还不赶紧多搓几把,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谁知道又要玩啥花样儿,恐怕还得从零做起,从头再来,血战到底吧。老杨说着,冯总也机械地点了点头。

共 41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麻将局,几个退休干部的“战场”。娱乐间隙的“玩笑”,连带出往昔的“风采”。小说通过生动的人物语言,刻画出每个人的不同特性,展示出几个人在任时的风貌,这任前任后的落差与固有习惯的冲击,使得几个人物之间的关系由单纯的麻友变成了“战友”。一语多关的“血战到底”,值得玩味。【:三微花】【江山部精品推荐01 120217】

1楼文友:201 - 1 :2 : 0 好吓人的题目哈!还好,前几天刚刚听朋友说起过麻将的这种玩法!

回复1楼文友:201 - 14:11:56 谢谢花社得精心和精彩点评。是啊,人就是聪明,在 玩儿 的问题上,尤其花样百出,极富创造性。还写了一篇 加二条 呢,二天给你贴上来。

2楼文友:201 - 2 :55:59 小牌局大社会,确实如此啊。人物的命运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人这辈子就只能是 血战到底 ,主题内涵深刻明晰,耐人寻味啊。欣赏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楼文友:201 - 09:50:4 谢谢浩然来评,谢谢。

楼文友:201 - 07:1 : 9 就是嘛,还不赶紧多搓几把,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谁知道又要玩啥花样儿,恐怕还得从零做起,从头再来,血战到底吧。老杨说着,冯总也机械地点了点头。 欣赏佳作。学习问好!

回复 楼文友:201 - 09:51:29 谢谢潮仙,读你的文字,也是一种享受。

回复4楼文友:201 - 14:58:01 谢谢迦南关注,谢谢啊。

5楼文友: 00: 6:08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成都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佳木斯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阿巴西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