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51章

时间:2020-02-26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51章

李开山不动声色的看着陈兴,陈兴皱着眉头的样子,李开山都看在眼里,此刻李开山也不说话,目光微微闪动着,李开山保持着沉默。

“李市长,今年市里的财政缺口有多大?”陈兴沉思了片刻后,说道。

“如果只是市本级的财政缺口,至少是这个数。”李开山向陈兴比了比手掌。

“十亿?”陈兴眉头拧得更紧了。

“对,至少十亿。”李开山脸色凝重,“这还只是市本级的财政缺口,下面的区县,除了个别经济较好的县市,财政缺口更大。”

陈兴此时真的是只有苦笑了,李开山说的情况远比他想象的严重了,就算是去省里要拨款,也不可能要到这么多的,指不定连个零头都要不到,还得求爷爷告奶奶的到处装孙子。

“李市长,财政缺口这么大,市里为何要上旧城改造项目?我看这个项目是不是可以先暂停?”陈兴看了李开山一眼。

“陈书记,这个项目都已经动工了,要是暂停的话,是不是弊大于利?”李开山下意识的回答着,只是回答完之后,李开山就有片刻的发愣,等他回过神来时,心里是掩饰不住的狂喜,悄然的看了看陈兴,李开山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要表露出什么出来。

陈兴微点着头,李开山说得没错,这个项目已经动工了,甚至都已经完成了拆迁工作,市里现在每月都还得对拆迁的居民进行补贴,如果现在突然停工,那利弊得失的确是得认真考虑。

“陈书记,旧城改造项目是市里的核心工程,如果真要考虑停止这个项目,也得上常委会讨论。”李开山提醒着陈兴,眼睛紧紧的盯着陈兴,嘴上像是在劝陈兴的他,心脏却是都快提到嗓子眼上,李开山怕陈兴因为他的一句劝而放弃了刚才的想法,真要是那样的话,那李开山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上常委会讨论吗?”陈兴自言自语的说着,此时他突然想到刚才黄江华无意间跟他说的事,市委统战部长徐元飞长期不在单位,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北元市的家里,身为常委班子里的成员,是市里的主要领导干部,徐元飞一直缺岗,市里其他人就没什么说法?

沉默了一会儿,陈兴看了下时间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下午就召开常委会,陈兴现在没跟李开山说自己的想法,他打算等到下午再临时通知。

“李市长,钱的事,咱们只能慢慢想办法,现在也只能让基层干部先度一下难关,这两天我就再上南州去,去找一下省里的领导,看能不能争取一点拨款下来。”陈兴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书记,您这才刚带队从南州招商引资回来没两三天的功夫,这又要去南州,会不会太劳累了?”李开山看着陈兴,脸色满是自责,“哎,也都怪我们,没什么本事,说真的,看陈书记您这样奔波,我这心里真的是很不是滋味,都是市里的领导,我们却没法给陈书记您太大的帮助。”

“李市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们有没有给我帮助,可不是体现在这方面,偌大一个望山市,没有大家一起努力,如何能治理得好一个城市?我一个人还能独自为望山市四百万老百姓服务不成?其实不只是市里的干部,包括下面区县以及基层乡镇所有的干部,大家都在为这个城市做着贡献,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陈兴笑着摆了摆手。

“陈书记,也就您才有这么大的胸襟。”李开山诚挚道。

“李市长可别给我戴高帽子,我都得惭愧了。”陈兴摇了摇头,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后面那堵墙上挂的望山地图,那是在高悬的国旗和党旗之下,陈兴凝视着绘得十分详细的望山地图,市里直属的两个辖区,丰山区和望江区,两个市中心区更是在地图上标绘得格外详细,包括市里的工业区,开发区,在地图上都标注了出来。

陈兴指着地图,突然转头对李开山道,“李市长,我打算在市里新打造出两区一城来,一个农业高新区,一个制造业产业区,一个科技城,再加上市里现在的几个工业区和开发区,初步形成六区一城的产业格局。”

“哦?”李开山听到陈兴的话,也跟着站了起来,刚才还在谈财政缺口的事,陈兴一下子就转到了产业园区的事,思路跳跃太快,李开山都有点跟不上陈兴的思维。

看着地图,李开山顺着陈兴的话问着,“陈书记是不是有了什么发展思路?”

“有大概的一个思路,但也还没成形,到望山后,我也一直在考虑望山市的发展路子,望山市现在还处于初步发展的阶段,咱们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而结合市里的条件和实际情况,我想咱们望山市未尝不能成为一座新兴的生态农业和制造业加工城市,这两者并不冲突,当然,现在说的也都只是纸上谈兵,发展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未来也只能边发展边摸索。”陈兴说道。

“陈书记说得没错,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跟总设计师说的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可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李开山笑道。

陈兴看了李开山一眼,摇头笑笑,这种奉承话,陈兴并不大爱听。

“算了,先不谈论这个了,饭要一口一口吃,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就是怎么解决钱的问题,这可是个大难题哟。”陈兴苦笑着。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可不就这个理嘛,一文钱都能难倒英雄汉,咱们现在缺的却不是一点半点。”李开山附和着陈兴的话,也跟着苦笑。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谈论着,李开山在确定陈兴明天就要再上南州后,也没再多呆,向陈兴告辞离开,从市委办公楼下来时,李开山回头朝陈兴的办公室望了一眼,沉思着走向自己的车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李开山没敢多试探陈兴对旧城改造项目的看法,也不敢让陈兴看出他真正的态度,明面上,他是要维护这个旧城改造项目的,他需要做足表面功夫给张立行一伙人看,因为他不想和张立行等人产生直接冲突,现在的他,只能隐忍,伺机而动,但他内心深处却是希望陈兴对这个项目有个明确的表态,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机会,只可惜陈兴刚才也只是提了一句后就没再说,这让李开山有些惋惜和遗憾。

“回市政府。”李开山抬头对司机说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有他一人。

李开山如今办什么事情都鲜少会带自己的秘书,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他身旁的秘书也已经信任不了,早就被张立行他们给收买了,用来监视他的一言一行。

瞥了一眼前头开车的司机,李开山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即便是这个司机,何尝不是已经信不过,但李开山却是仍装着将之当成心腹和唯一可信之人,李开山一方面表示出了对秘书的不信任,一方面又佯装着将司机当成心腹之人,以此来麻痹张立行一伙人,这也就是李开山的高明之处,秘书和司机都被人收买了,早就跟他同床异梦,但他一边装明白一边装糊涂,张立行等人到现在都蒙在鼓里,眼前这个司机,他表面上做什么事都没瞒着对方,这是他麻痹张立行一伙的手段之一。

宽敞的办公室,张立行舒服的坐在办公室那张真皮的老板椅上,嘴上叼着一根烟的他,正吞云吐雾着。

“那些区里和乡里的干部都走了吗?”张立行吐了个烟圈,看向站在一旁的梁婧。

“早走了,来哭完穷也该走了,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市政府闹事。”梁婧点头道。

“嘿,这下李开山头疼,陈兴就更头疼了吧,对了,那李开山刚刚去找陈兴了?”张立行撇了下嘴。

“嗯,我来你这的时候,李市长就去市委了。”梁婧点着头。

“就知道这李开山也是个没用的东西,除了站着茅坑不拉屎,还不知道他当这个市长有啥用,要不是建飞书记突然出了意外,看他这市长还能当多久。”张立行冷哼了一声,眼里满是不甘,他和陈建飞都已经密谋着让李开山主动向省里申请病退,然后由他来担任市长一职的事了,要不是因为陈建飞没有把握在李开山退下去后,省里一定会任命他担任市长,这计划早就实施了,没想到就因为拖了一段时间,陈建飞就突然翘辫子了,张立行现在想想都觉得郁闷,平常好好的一个人,能吃能喝,看起来又壮实得很,怎么说脑溢血就脑溢血了,陈建飞将近一米八的个子,除了胖一点,身体比谁都棒,看着都不像是个五十多岁的人,谁能想到说走就走了?

“市长,现在市里缺钱,下面的人又直接跑来市里哭穷,李市长到市委应该是去跟陈书记说钱的事吧。”梁婧问道。

“除了这事还能有什么事,你以为李开山能生出钱来?他没那个本事。”张立行一脸不屑,“不过这样也好,符合我的猜测,看那陈书记现在头不头疼,年轻人呀,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年纪不大就当上了市委书记,难怪他意气风发,真以为这一把手这么好当,拍屁股就能决策?”

张立行的嘲讽的笑着,李开山没放在他眼里,手上拽着李开山的把柄,就算李开山可能不会像他想的那么老实,但只要适当提防一下,张立行也觉得李开山翻不起什么浪来,唯独新来的陈兴,成了一个最不稳定的因素,还不知道会给望山市带来什么,张立行生怕自己一伙人的既得利益会被破坏。

“市长,还是您厉害,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之中。”梁婧适时的送上了一句马屁。

“那是当然,就连你也在我的掌握之中。”张立行盯着梁婧,伸手将对方揽了过来。

“市长,门没关呢。”梁婧吓了一跳,硬是挣扎着往旁边躲,要是外面有人路过,可就能看个一清二楚。

“谁看到了,我让谁从市政府滚蛋,让他到基层去。”张立行阴笑着。

梁婧满脸通红,张立行说得轻巧,她却是还没那么厚的脸皮。

“市长,我还是先离开了,我估计李市长可能也快回来了。”梁婧不想再多呆,道。

“行,那你先过去,等下李开山回来了,你探下口风,待会再过来跟我汇报。”张立行点了点头。

梁婧没想到自个刚过来,李开山这么巧也回来了,看到她进来,还微微点着头。

“坐。”李开山朝梁婧示意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市长,我站着就行。”梁婧低声道。

“怎么,跟我越来越生分了不成。”李开山看了梁婧一眼,淡然笑道,心知梁婧说到底还是有些抵触情绪,不过也不奇怪,任谁被人胁迫着做事,都不会觉得畅快。

“没有,市长您是领导,我是下属,自然要有上下之分。”梁婧云淡风轻的说着。

“好一个上下之分,说得好。”李开山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这句话没来由的击中他的心坎,他想到了这两年来他这个市长如同摆设一样,下面的人对他不敬也就算了,甚至敢顶撞他,特别是以张立行为首的那一帮人,眼里根本没有他这个市长的存在。

梁婧感觉到李开山的情绪起伏,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李开山,看到李开山阴沉的脸色,梁婧心里一颤,不知道李开山心里想法的她,以为自己说的话让李开山不满了。

“市长到市委是去找陈书记说财政缺口的事吗?”梁婧主动开口,她不喜欢安静的气氛。

“嗯,去找陈书记商量一下怎么办。”李开山目光落在梁婧脸上,不需要梁婧再多问,李开山已经主动说道,“陈书记明天就上省城去争取拨款,看能不能争取到一些钱下来。”

“哦?”梁婧神色一动,“看来是有希望了,陈书记毕竟在南州担任过市长,也许在省里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说不定真能帮我们争取到一些拨款下来。”

“希望如此吧。”李开山笑了笑。

“市长,您要是没别的吩咐,那我就去忙了。”梁婧看了眼李开山的神色,道。

“去吧,忙该忙的事。”李开山话中有话。

梁婧脚步一滞,很快又往外面走去,她知道李开山是什么意思,心里叹了口气,她过来,这不就是完全在按照李开山的意思在做吗,现在的她又能怎么样。

前脚离开李开山的办公室,后脚又进了张立行的办公室,梁婧觉得自个如今就像一个傀儡一般,在两个男人之间玩着走钢丝的游戏,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粉身碎骨。

“李开山说那陈兴明天要上省城去要拨款?”张立行猛的抬头看着梁婧,才坐下来批阅文件的他,也没心思坐着,站了起来,背着双手,来回踱步着。

好一会,张立行才笑了起来,“那位陈书记,真要是能要到钱,也算是他有本事,对我们也不算是啥坏事,财政上有钱,谁都乐于见到,咱们还能花得阔绰点呢。”

“市长,要是陈书记真的从省里要到钱了,那您这次给他找麻烦,岂不是无功而返?”梁婧说道。

“哼哼,你以为有那么容易?再说了,他能要到多少钱还是个未知数呢,市里的财政缺口大着,他纵使能要到钱,也不过是先解决燃眉之急罢了,只不过是先让他过了这个小坎,来日方长。”张立行冷笑着。

“哦,你们这些领导就是心眼多,幸好我只是个跑腿的小官,要不然还不知道会被人算计得多惨。”梁婧感慨的说着,神色黯然,她说这句话无疑是发自肺腑,她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办公室主任,都身不由己的卷入了这些阴谋诡计当中。

“哈哈,女人有女人的优势,你只要懂得怎么讨好领导,可不就能官运亨通了,可不用像我们费这么多心思哟。”张立行笑道,眯着眼看着梁婧诱人的小脸蛋儿,这女人真的是让人越看越有味道呀,没有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感觉,乍一看也不会觉得很漂亮,但真的是看得越久就觉得越有滋味,眉宇间总有些东西能牵动人心,骨子里透着一股娇媚。

中午的望山,艳阳高照,比起晚上的那股秋天的寒意,白天的望山,依然还带着些夏日过去的余热,这是一个昼夜温差比较大的山城,白天短袖,晚上披外套,在这望山市里是极其正常的事。

离市电视台不远处的老川味餐厅里,这是陈兴刚来望山那天进来吃饭的餐厅,离市电视台就一小段距离,到市委的路程也很近,中午陈兴再次来到了这里,他的里收着一条短信,‘吃饭的老地方见,202包厢,苏岩’,临近中午时,苏岩发过来的短信,陈兴想了一下后便知道是这里,在这里两次吃饭都碰到苏岩,对方说的老地方,除了这里,不可能有别的地方了。

来到二楼,陈兴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苏岩,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喜意,苏岩侧身请着陈兴进来,探头看了看门外后,迅速把包厢门关上。

“我以为陈书记不会过来。”苏岩走到陈兴身旁的座位坐下,目光灼灼的盯着陈兴。

“苏小姐神神秘秘的给我发了条短信,我以为是有什么事呢,自然要过来看一下。”陈兴眼睛从苏岩身上扫过,漂亮的女人,似乎总让人无法忽视,陈兴心知自个对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免疫力并不高。

“中午这顿饭,是我特意向陈书记您赔罪的,前两次的事,我也有错,一直没能好好向陈书记您道歉,今天中午找到机会,还以为陈书记您不会理会我这种小人物呢,没想到陈书记您会过来,我到现在都还觉得不敢相信。”苏岩看着陈兴,表现得有些激动。

“苏小姐,我看你可不是小人物,望山市家喻户晓的女主播,我这两天可才知道你名气大得很,咱俩要是走出去,这望山市的老百姓估计认得你这个市电视台的美女主播,却不知道我是谁。”陈兴笑道。

“在陈书记面前,我不是小人物还能是什么。”苏岩自嘲的笑笑,她想到了张立行那个混蛋,前些天在南州的酒店要不是被人意外破坏了,或许她真的被张立行得逞了,而且事后还无能为力,除了顺从,她能怎么样?

兴许是感觉到自个的情绪有些不对,苏岩很快就收回思绪,中午这顿饭,她的名义是向陈兴道歉,苏岩并不想有别的情绪影响到自己。

“陈书记,听说您来望山前是在南州担任市长?”苏岩换着话题。

“嗯,怎么了?”陈兴问道。

“没什么,随口问下,只是觉得羡慕陈书记您而已,不过陈书记您从南州那么繁华的城市来到望山,会不会觉得就像是从大城市里来到小县城?”苏岩笑道。

“那倒不会,当干部,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陈兴笑笑。

“会吗?”苏岩摇头说着,“我也出差去过很多城市,但我还是觉得在望山呆着不习惯,如果可以,我想到南州去,不一定非要到省卫视,哪怕是到南州电视台都可以,可惜没那个本事。”

苏岩说着,看了看陈兴,轻笑道,“要是陈书记您现在还在南州就好了,那我就去投奔您,看能不能托陈书记您的福,进南州市电视台。”

苏岩说完后,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这话有点冒昧了,交浅言深,她有点没拿捏好说话的尺度了,想刻意的和陈兴表示亲近,有些操之过急了。

陈兴只是看了苏岩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就响起了颇为剧烈的敲门声,苏岩眉头一皱,“这餐厅的服务员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没礼貌,以前都没碰到这样的。”说着起身去开门。

苏岩以为是服务员,开门时,见到门口的人时,苏岩一怔,那戴着眼镜,脸蛋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男子不是庞华是谁?市委副书记孙英的公子,也是她用来对付张立行的挡箭牌,苏岩不知道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想到包厢里的陈兴,苏岩脸色一白。

庞华没有怒气冲冲的往里走,看到陈兴时,庞华怒极,指着陈兴,“你就为了这么一个王八蛋骗我说你中午在单位加班?”

苏岩脸色尴尬的站着,看到庞华骂陈兴王八蛋,苏岩更是花容失色,庞华刚从外地回来,苏岩猜到对方可能真的不知道陈兴是谁了。

儿童高烧不退 手脚发热
廊坊治疗癫痫病医院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