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有那么两个人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有那么两个人,第一个名叫法里塞·达·雷贝塔先生,他是一位身形矮小而且有些畸形的男子,一张扁平的脸上一只翘鼻子,这副尊容即便是安放在巴洛奇家族中最畸形的成员身上,也可谓称得上是极其难看而丑陋的了。然而法里塞却是如此优秀的一个法律文本的解说者,以致许许多多最为著名的人士都把他看作是民法通则方面真正的瑰宝。这另一位男子,他的名字叫做吉耶托,更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天才人物,只要是大自然这位世上一切事物之母而且所有品类的缔造者所创造给我们的所有事物,经由上天永不止息的沿承和运转一直完善到今天所赋予我们的各种物类,没有一样不能在他的铅笔、水笔或者彩笔下描绘成形的——而且惟妙惟肖到几近乱真的程度,简直看上去就像是那件物品本身,以至人们的视觉经常会被他笔下的事物所蒙骗,会把他所描绘的东西看作是真实的一般无二。因而,由于是他让真正的绘画这项艺术重见天日,在它由于某些人们的任意胡为而尘封经年之后,他绘画的本意更在于让那些愚妄之人得到观瞻的享受、而不是让那些明智之人加以开心的评断,这样吉耶托就理应被称作是佛罗伦萨独一无二的辉煌与骄傲了——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身负这种应有的荣耀却极其的谦逊有礼。尽管说,在他在世的这段时间之中,作为这项艺术方面他可谓是一切同行之中真正的大师,他却总是拒绝被人称作大师——这样一个头衔,尽管被他所拒绝,在他身上却更加令人辉煌夺目,比起那些比他懂得更少却以万分急切的心情觊觎篡居这样一个名号的人们来说,即便是比之于他的那些门徒追随者们也是如此。然而,尽管他的技艺如此这般这么高超,他在形象方面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比起法里塞先生来要更加周正而天资优渥一些。但是,现在回到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上,我必须要开始讲述了。
法里塞先生以及吉耶托每个人都有一栋乡间别墅,就在穆吉罗地区那儿。法里塞先生前去他的庄园小住就在夏天的时候,那段时间正处法院休息的假日。回城之际他骑的是一匹瘸了腿的负重马,碰巧却遇见了上面已经提到的这位吉耶托,他也是同样去乡间度假这时正好在返回佛罗伦萨的路上,同样也是马匹出了毛病并且装备不良。就这样他们走到了一起为伴,一起闲聊着往前挪行,正如他们同样都是年迈之人。之后,就像我们通常在夏日里都会不巧遇到的那样,突然一阵急雨落在了他们身上,他们就迅速来到了一位农场工人的房中避雨,这是一位他们两个同样都非常熟悉的朋友。过了一会儿,当看到这阵雨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之后,由于他们都急着要赶在日落之前赶回佛罗伦萨,他们就从这家的主人那儿借来两件老旧的家纺斗篷披在身上,并且要了两顶帽子戴在头上,尽管老旧不堪权当遮蔽而已,因为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遮雨之物了,这样他们就再一次出发赶路了。
当他们走出一段路程之后,两个人的身上都被自己马匹蹄足所持续溅起的泥水给打湿了——这种情形却让他们两个更加在形象上更加难分上下了——这时天气开始稍微放晴了一点,而这两位行路之人,此时已经默默无言地行进了好长一段路途,就开始互相交谈起来。法里塞先生,一边骑马前行着,一边倾听着吉耶托,这可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交谈者,后者上一眼下一眼举目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看着他那可怜兮兮浑身破旧脏污不堪的外表样子,他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大笑,却一点都没意识到自身的那副惨状,就开口对他说道,“你自己觉得怎么样呢,吉耶托?假如一位陌生人在这儿遇见我们——某位此前从未见到过你的人——你觉得他会相信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技艺超前的名画家吗,就像你应该是的那样?”
“哦真的,非常荣幸,”吉耶托立即反唇相讥道,“我觉得他一定是这么认为的,要是他看到你并且相信你是一位懂点入门知识的人的话。”
法里塞先生,听到这些话,意识到是自己出口伤人了,而且看到自己被以牙还牙了,就罪有应得再也不肯做声了。

为什么巴洛奇家族是世界上最尊贵的家族

不久之前就在我们这座城中,有一位名叫米歇尔·斯卡尔匝的年轻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聪明伶俐而而非常悦人之人,而且嘴头上总是有那么一些最为稀奇的故事会讲给你听,因而所有佛罗伦萨的年轻人们都非常高兴与他为伴,无论什么时候他们在自己之间举行派对的话。一天,当他和一些人们在蒙特·优格里聚会之时,碰巧在人们中间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究竟谁是全佛罗伦萨最好而最年老的绅士。有些人说是优波尔提,另一些人说是兰姆波尔提,有的人说当属这个家族的人,另外的人说当属另一个家族的人,反正都是他们信口开河随便提及的。
当斯卡尔匝听到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就开始笑了起来,并且开口说道,“继续说下去,你们这群碎嘴子的笨蛋傻瓜!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最好的绅士们以及最古老的家族,不仅在全佛罗伦萨而且在全世界,当属巴洛奇家族无疑了——对于这件事情所有知道他们的哲学研习者以及所有别的人都像我一样这么声口一致承认他们的。而为了以免你们认为我在这里指的是别的什么人,我实际上所说的是你们在桑塔·玛利亚·麦吉奥尔的邻居巴洛奇一家人。”
这些位年轻人们本来期望着他能够说出完全不同的什么人来,而当他们听到他现在所说的以后,大家就都鄙夷不屑地对他说道:“你这可全是在跟我们扯淡了,好像我们是像你一样不知道巴洛奇一家怎的。”
“我可以对着圣经发誓这里面一点都没有玩笑的意思,”只听斯卡尔匝回答道。“我所说的都是实话,要是这里有任何人敢对这件事情跟我打赌吃一顿饭的话,只要是获胜一方都可以带上自己的五六个朋友一同前往,我将非常高兴可以打这样一个赌;而且我甚至还要这么做——我宁愿你们随便找任何人来做评判人。”
其中这些人之中的一位年轻人,名叫耐里·马恩尼尼的,这时说道,“我准备要设法赢得你所说的这顿饭。”这样他们就一致同意让皮耶罗·迪·费耶莱恩提诺作为这场赌胜的评判人,因为此时大伙儿就是在他的家中聚会,这样他们两个就一起到他那儿去,后面尾随着其余所有的人们,这些人都希望着看到斯卡尔匝输掉这场赌赛,从而也就可以花他的钱让大家好好乐一下子了。他们对这位评判人全面解释了一下整个情形的来龙去脉。
皮耶罗,这是一位识别能力极强的年轻人,他首先认真倾听了耐里的判断理由,接着转而朝向斯卡尔匝并对他说道,“那么你呢,你要怎样来证明你的理由是正确的呢?”
“什么?”只听斯卡尔匝回答道。“哦,我将要以这样的推断来加以证明,那就是,不仅仅是你,即便是那些对此断然加以拒绝的人,都不得不被迫承认我所说的都是实情。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越是那些古老的民族,那些人们就越是高贵;而且这些人们就在这一刻之前还在证明这个观点的正确。我的判断理由就是巴洛奇一家人比任何别的人都要古老得多,从而也就比任何别的人都要尊贵得多。这样要是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他们实际上是最为古老的一个家族的话,那么我也就千真万确将要赢得这场打赌了。你们都一定知道,那么说,巴洛奇一家人是由上主我们的天主所造,是由他老人家在天上最初的那些日子里随意的创造物;但是我们人类之中其余的人却是他老人家后来技艺熟惯之后所造。而且为了证明我在这儿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我只以让你们把巴洛奇一家跟别的人们加以比照就可以检验出来。鉴于你们大家都知道巴洛奇一家比我们人类其余的正常人在面庞与体型上都要畸形得多,因而这只要你们仔细看一看他们就知道了:这一家人有着超长而窄的刀条脸型,而别的那些人却都有着宽阔得多的脸型;这一家人有着过长的鼻子,而别的那些人鼻子却要短得多;同样,这一家人下巴突出而朝上翻卷,下颌骨简直就像是一头驴子一般。这一个家族里面的人有的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有的一只眼睛靠上一只眼睛靠下,面庞就像是那些初学绘画的孩子们所画得那样。因而,正如我已经说过的,事情显而易见那么清楚,是上主我们的天主最初创造了他们,是在他老人家初学尝试的那些日子里;因而可以说他们一家人比我们要古老得多,从而也就比我们人类其余的人要尊贵得多。”
对此,不但是皮耶罗,他作为评判人,而且还有耐里,是他赌了这顿饭,以及其余所有的人,大家听到斯卡尔匝这般机趣的判断理由以后,就都回忆起来他所提到的巴洛奇一家的容貌特点,不禁都开始纵情大笑起来,都一致同意他所说的是正确的,承认是他赢得了这顿饭,因为巴洛奇一家人当然要被作为是最尊贵之人,不但是全佛罗伦萨可能找到的最古老的绅士们,恐怕在整个世界范围里也是独一无二的了。因而潘费罗是极其公道地说明了这样一个情状,当他千方百计想要形容出法里塞先生的丑陋脸庞时,以致把它安放在任何一个巴洛奇人的脸上都要更加丑陋难看得多。

共 4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法律文本的解说者法里塞和画家吉耶托是同居一城的两位杰出人物,而且两个人的外形容貌却也是同样的让人不敢恭维,在一次结伴去乡间别墅的路上两人忽急雨一身狼狈让外表更加丑陋邋遢,看到彼此的样子法里塞嘲笑着对方却被对方反唇相讥,很有寓意的一个小故事,不要去讽刺别人的短处,自己也有缺点是自己看不到。二、成为一个尊贵的家族自然会有他的原因,而巴洛奇一家成为这样的家族却是因为长相丑陋得像上主创造人类时的试验品。【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02-22 16:16:26 两则充满寓意的小故事,读后增长了见识,要学会尊重他人,他人才会尊重自己,问好曲老师。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为什么金振口服液这么贵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
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