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这似乎变成一场战斗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摘要: 这似乎变成一场战斗,一场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斗。颜希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认为,对她来说完全没必要的事情。也许,她为自己而来,做一个骑士保护内心的公主。 许多场合里,颜希表现地不够好。比如,带有相亲味道的饭局;比如,陌生人居多的聚会。如果不是正儿八经与工作相关,颜希总显得拘谨或是意兴阑珊。她仿若局外人,误闯别人的专属场地,却没有退路,只有拣个角落呆着。
看似落单的人,不免又会引好事之人的注意。总有半生不熟的人来搭讪,聊天。不过天气,房产,股票等等话题。再深入地话总会不小心牵出许多不算隐私但又没有必要说出的东西。对面的人问东问西,这厢太多淡然微笑,或点头或摇头,或三言两语。功力不够深厚的人如何探得出这些表现的深在含意。自是将诸多不解和误解表露出来,甚至带着一些急躁。性情温和的颜希面对这种直白,怎么开口给解释,又该从何处说起好。不如就只有沉默,沉默恰好可以代表一切。
可是,白泽一说过,这种沉默是不在意,不重视。
白泽一或许是众多人中那个耐住心性的男子。在某种程度上,看出颜希心思,一些正中下怀的感觉。就好像众人敲开门,只朝里张望一下,看什么都没有就离去了。而白泽一只不过多说一句,请给我一杯水罢了。
公司为庆祝拿下新一季的订单,举办庆功宴,全体小组成员需要到场。颜希是在这场庆功宴上认识了白泽一。或许,白泽一本身就有着不落俗套的魅力。当日他没有试探颜希太过个人意味的话题,反倒带着颜希参与大众玩到尽兴。
工作的缘故,常来常往,总免不了私人的联系。于是,天公作美,郎情妾意,水到渠成,成全一段佳话。白泽一讲过,不是一见钟情与颜希,是在时间流转里动了心。回到生活里,颜希在情感里有些保留和被动。倒是一向干脆利落的白泽一却愿意跟随她的节奏,小心主动,步步为营。爱情里,总会有个人心甘情愿放下身段。

周末,在颜希的一居室里。
白泽一收拾着工具箱,对着客厅嚷嚷:“水池修好了。对了,我要出差一星期,有什么事情打电话。”
“你都出差了,我打电话还有什么用。”颜希转身递了杯水给他。
“想我呀,你想我了就打电话呀,一解相思之苦。”白泽一有点赖皮地揽过颜希靠躺在沙发上。
“想你,为什么要想你?我一个人自由自在。”
“真是狠心呐,好吧,那我走了。”
白泽一抽身离去时,颜希心里一紧,有些担心。但依然故作轻松:“拜拜。”然而,白泽一俯身亲吻着她,细细密密地温和,是不愿听到她嘴里的道别。
不在乎吗?
她在乎吗?颜希不记得如何与白泽一相识,意识自己日久生情爱上他时,两年过去了。白泽一不是绝世好男人,却也算得上较为优秀。他爱着颜希,用一颗宽厚的心,用一种融化的手法。但是她却一直有种恐慌和混乱参杂其心,道不清说不明。

午休的颜希被一串串音乐铃声打扰。翻身,摁掉,继续睡。不过几秒,再一次响起。颜希只有拿起手机,带着睡意:“喂!”
手机那头传来陌生的女声:“我是唐澈的女朋友,我想见你一面。”颜希想都没想:“抱歉,你打错电话了。”挂断,清醒。坐起来,眯着眼睛,回想一些线索。没等想明白,手机继续唱起了歌。颜希不接也不摁,听着音乐到结束。刚庆幸,又来了。无奈的接了:“你打错了!”
“没有错,我就找你,颜希。我要跟你见一面,怎么你怕了,还是做贼心虚?”
颜希心里咕哝一下:老套又固执。
颜希答应了。她不是被“怕”和“做贼心虚”这五个字所激到,事实上她根本就不计较也不认同。但颜希是个讨厌麻烦的人。她要一次性解决这个问题,以防止麻烦的前仆后继。与此同时,她很想将唐澈拖出来暴打一顿,是这个男人让她有不必要的麻烦。
这似乎变成一场战斗,一场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斗。颜希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认为,对她来说完全没必要的事情。也许,她为自己而来,做一个骑士保护内心的公主。
颜希看到那个盛气凌人的女人时,她庆幸从不施粉黛的自己今天画了淡妆,挑选了衣服,在镜子面前站了很久才出的门。不然这一出场岂不是拙到了阎王殿。颜希不喜欢一开始的气势就输给别人。
正大光明的打量坐在对面的小女人。娇小还算可爱的模样,很耐看。颜希脱口而出:“你还蛮漂亮的嘛,唐澈的眼光还不错。”
招来一计白眼。
颜希不在意地笑笑,向服务生点了一杯草莓汁。小女人显出不喜欢:“不要草莓汁!”颜希轻嘘,换了一杯柠檬茶。这些年她的喜好早由草莓汁转向柠檬茶了。她不过是想用草莓汁来试探这个小女人对她了解的程度。
颜希像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手一样暗笑,局势在她掌握之中。
敌不动,我不动。兵书上说的不会错。耐心地等着,小女人终于咄咄逼人的开口:“以后,你不要再跟唐澈有什么往来了。”
颜希轻松自在地搅着柠檬茶,接过话来:“我和他是朋友,以前还是同学,总要有理由的,不然凭什么听你这么个陌生人在这里说话?”
“一句话,就是不行!”
“没道理。”颜希淡然地看着窗外。
“你是他的初恋,”小女人很无奈的承认,但她盯着颜希又补充了一句:“他现在是我男朋友。”
“哦~”颜希拉长声音,故意发嗲:“原来现任正牌女朋友来找旧情人的麻烦呀。哎,我好委屈哦。”
“你!太过分了。我不是找你麻烦,我只是不希望你跟唐澈有瓜葛。”小女人急了。
“你看看,还控制我的交往自由。”颜希继续装腔作势。
“我没有。我怎么知道你们一来一往中会不会旧情复燃。所以我才希望你能保证不再跟唐澈联系。”强迫的语气里有一丝哀求。
颜希与唐澈是在三年后的同学聚会上重逢。彼时,大家成长的还好,各自都有另一半。同学们对这对天作之合的情人分离多少有点遗憾,聚会时常拿来说笑。两个人倒是大方得很,没有芥蒂。
因此,颜希很清楚她和唐澈这辈子在爱情里不会再有任何可能。对于小女人的要求,她也可以做到。可是,颜希不喜欢爱情有问题时就找第三方麻烦的人。她决定“折磨”一下这个小女人。
时间让颜希学会许多东西,包括漠视。她就用这样漠视的神情回答小女人:“旧情复燃?说不定哦。而你,没有任何资格要求我,明白吗?这么担心怕失去,就该牢牢抓住他,而不是在这里纠缠我。你是不相信自己呢,还是不信任他,或者你一直都觉得他不够爱你,心里还有别人?你是怎么当他女朋友的。这么不了解他。”
小女人一脸惨白,呜咽着:“可是,我爱他呀。”颜希听得清清楚楚,触动到心里的某处。

白泽一不在的时候,颜希常常跟朋友聚会,兴致高昂。一伙人扫荡了一个又一个战场,终于各自疲倦地找个暗处窝着。带着醉意,颜希坐在唐澈身边,一手搭在他肩上:“喂,你女朋友来找我单挑,被我打得个落花流水。你怎么没有去陪她?”
昏暗灯火,彼此看不清稀,唯有气息起伏。“她就那样,老想些有的没的。我解释过,她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呆在一起还不是吵架。”
“你这是敷衍!”
“敷衍就敷衍吧。她总这样,我也累呀。这样下去,早晚要掰了。”
“真是个贱人,小心遭报应。”颜希转口为小女人抱不平。
“哎~,说清楚,我怎么贱了?再说,要遭报应也不是我一个。你还不是跟我掰了呀。”唐澈有些激动,声量高了些。扰得那边朋友打趣:“搞旧情复燃这一套呀。”
颜希嗤笑。“你怎么能这样?再说,那能一样吗?”
“我怎样?当初还不是你玩弄我的感情。”唐澈戏谑地说着委屈。
“那是谁在大家面前装亲热,背后和其他女人乱搞。”颜希有意开始翻旧帐。
“别诬陷人,我身家清白地很。”唐澈反驳:“怎么不一样了?”
颜希换了个舒适的坐姿:“淡淡的来,淡淡的去。没有刻骨铭心。”
“颜希,”唐澈突然唤了她的名:“戒心别那么重。”
“嗯?”颜希茫然。
“我说,和白泽一,专注些。我觉得,一直是他照顾你的感受。你呢,一直都定不下心来。”
唐澈点了一支烟,良久:“我们那时候,你总不够专心。”停顿了会:“会寂寞,很平淡。你在怕什么吗?”寂寞,不知道是在说颜希还是他自己,亦或是他们之间。
那时候,你总不够专心。你在怕什么吗?颜希被这些话闹得辗转反侧,左右不成眠。

十七岁的夏天。阳光很热烈,像少女的心充满了甜蜜。那份甜蜜来自坐在颜希隔壁的男生。她偷偷地喜欢着,真切地喜欢,颜希把每天都过的很灿烂。
可以一起听CD,共用一副耳塞。一起在教室的墙壁上写画着对方是“笨蛋,猪头”之类笑骂的话。上课时,看到对方打瞌睡,弹小纸团弄醒对方,然后一脸坏笑。有矛盾时,颜希常偷偷踢掉他放好的书本。也会在接受他为自己买的小零食,露出一脸灿若桃花的表情。每一件小小的事情,属于他们之间的事情都让颜希傻笑,做花痴状。
青春懵懂的颜希脑子里冒出了“一见钟情”这个词。对,就是一见钟情。她为这个词在瞬间有些手足无措,冲动地想要大声喊出自己的心思。在短暂的思量后,露出小女儿的娇态,暗自责备自己疯狂的想法。但依旧眼神光亮,心律不齐。
在是否要告白的问题上,颜希踌躇过,但也都放下了。后来发生两件事情,她才下定决心将自己美好的心情表达出来。
第一件事是在他们独属的墙壁上,颜希看到他画的两颗心。第二件事是一次嬉闹中,他从身后很轻很快的拥抱了颜希。这两件事宛若平静的湖水荡起了涟漪在颜希的心里一圈一圈地开着花。
于是,写满爱慕的情书悄然放在他的抽屉。紧张的颜希那晚都没有敢来教室自习。隔日,在忐忑中换来的只是一封只做好朋友的回信。还来不及情伤,又传出他与其它女生交往的消息。颜希愕然。一时间,失望和情伤硬生生的被吞噬下去,艰难到全身乏力。
如果一切就这样结束,那不过是一场无望的暗恋时光。
可是。那封情书,就那样不小心被他交往的女生翻出来。就那样被他交往的女生在班上大声朗读。就那样,颜希尴尬到满脸通红,泪流不止。就那样,没有人救得了她,她像一个笑话。
颜希哭到眼睛红肿,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不喜欢她还要跟她一起嬉闹,为什么不喜欢她还把情书留着,为什么让另一个女生更多的伤害她。所有的为什么混合许多复杂的心情,青涩的情感就这样被扼杀掉。直至高中毕业,颜希才感觉放松下来。
大学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没有人了解谁过去发生过什么。那段苍凉的单恋事件就成了颜希一个人的秘密,她没有勇气去回忆,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掉。
后来的颜希不再轻易说爱,不再和男生无端嬉闹,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同时,她终成长懂得,将暧昧与爱情的界限分得清清楚楚。面对问题,冷静地思考,理智地剖析。与人交谈往来中多了些分寸。漠然与她无关的事情。与唐澈的爱情里,并非不爱,只是不敢给太多,她少了太多的自信和勇敢了。
纷纷扰扰,颜希静静一个人把过往在心里重来了一遍。不算太难,她这样想着。拨通了白泽一的手机,“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头模糊:“怎么了?”“哦。嗯。那个,那个,我家里水池又堵了。”颜希有点语无伦次。“哦,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明天就回去了。”“好。”搁下电话,颜希自言自语:我家水池没有堵。
凌晨三点,突然挂念你。

颜希和白泽一约在新开的咖啡店见面,意外的遇见晓安。巧的是,白泽一和晓安是校友,师兄与师妹的关系。更另颜希意外的是,咖啡店是晓安的。白泽一是想安排她们认识的。
“我们认识的,世界真的很小”,颜希很轻巧的说着。
“是吗?你们怎么会认识?”
“你问她喽。”颜希看着一脸讶异的晓安。
晓安起身,亲自为他们调了两杯咖啡。再回来时,很坦荡的开口:“那天,我不是故意要去找你的茬的。我这个人有时候就是有点小心眼。但我不觉得小心眼会非常的不好,至少我在保护我和我的爱情。如果伤害到你了,我道歉。”
颜希愣了愣,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受晓安的转变。倒是白泽一在旁很爽朗的笑起来:“晓安还是晓安呀,做事情的时候不考虑后果,事后又很爽快坦白。”他看了看两人:“看来,你们之间已经解决什么误会了吧。好吧,我先去处理其他事情,你们聊。”白泽一到底是个睿智的男人,即便是事发突发,也一样游刃有余,进退的分寸丝毫不差。他虽然认识唐澈,现在才知道他跟晓安的关系,还有颜希。
“想不到你就是师兄宝贝的很的女朋友。”晓安有点像看热闹。
“也想不到,他居然有你这个笨笨傻傻的小师妹。”
晓安“哼”了一声。很久,两人相视大笑。
女人之间或许就是这样。一旦确定了不是敌人,亲近的可以成为朋友,甚至很好的朋友。那天,颜希从晓安那里听了很多白泽一的逸闻趣事。后来,晓安说:“我从没有看见师兄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过。你都不知道,我们都快为他组成爱情顾问团了。这个令人羡慕的女人今天可让我见识到了,果然有两把刷子。”

四月里,适逢郊游踏青,白泽一拉着颜希去爬山。不善运动的颜希很快就败下阵来。白泽一总是诱惑她,到了山顶景色如何如何美丽。半山腰上,颜希死活停下要休息,白泽一才陪她坐在凉亭歇了歇。
无须到山顶,就这小山腰的风景就让颜希觉得春天的美好。世人的感觉是一样的,所以山间人影涌动,欢声笑语。颜希的目光停留在一对老夫妻身上,久久不愿离去。已是白发苍苍却老当益壮,他们牵着手,相互为对方擦拭额头的汗水,那么默契的相视一笑。在阳光的照耀下,这情景太过动人,一份特别安然的情绪落在颜希的心里。她回望身边的爱人,暖暖的想要流泪。此刻,白泽一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一样注视着那对老夫妇。然后牵着她,紧随他们的脚步上了山。
温柔的春风将白泽一软软的心情吹进了颜希的耳里,也吹进了心里:颜希,我们的爱情不是轰轰烈烈的,也不会让千古之人来羡慕,但是你只需要相信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也没关系,相信我,一切都交给我,我来守护。也许以后时间和生活的琐碎磨去了 ,那时候我也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会一起走到老,一起爬到这山顶,看日出日落。
唐澈与晓安的婚礼定于明媚的五月。基于晓安的软磨硬施,颜希从旁助她筹备婚礼。从婚纱礼服到花车接送,从宾客名单到预定婚宴场地,种种细节,无一不妥帖安排,认真参详。等到万事俱备,只差新娘新郎登场时,颜希才宽手说自己好像嫁了女儿,大呼累人的世俗。
结果,晓安甩给她一句:“这样的世俗才是幸福。有本事你也世俗一个给我看看。也省的有些人望眼欲穿,还要装绅士。颜希,爱,是要勇敢的。你并不缺少爱,你只是要坚定一下自己。”晓安的话,让颜希心潮涌动着想起她也曾在自己面前说过爱唐澈的话。就像现在,神色坚定。

踏青那天回来,颜希趴白泽一背上给他讲了个关于单恋的故事。她没有说那是自己,但她心里的那道墙倒塌了。白泽一说:“傻瓜,单恋要是圆满了,世上存在白泽一干吗呢?以后,颜希就不用怕了。”颜希的泪水顺着脸庞滴在他的颈脖上,满满都是。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颜希给白泽一打了个电话:“白泽一,明天我们去民政局吧!”

共 579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命题和立意醒目且引人,语言生动且富有哲理,把两对恋人的爱情成长描写的入情入理、鲜活逼真,最后以风雨彩虹而结尾,实在令人欣慰!推荐阅读!【编辑:笑天】【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100401 14】
1 楼 文友: 2010-04-12 16:25:59 小说的命题和立意醒目且引人,语言生动且富有哲理,把两对恋人的爱情成长描写的入情入理、鲜活逼真,最后以风雨彩虹而结尾,实在令人欣慰!推荐阅读!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
2 楼 文友: 2010-04-1 18:48:22 小说语言及故事情节都给人一种新的感觉,比较有个性。这样的故事相信会给爱情中的人们一些启示。聊城男科医院咋样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哪种剂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