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穿越1862第二百零六章哪个敢退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穿越1862 第二百零六章 哪个敢退

“瞄准了,瞄准了再打――”

巴拉米扬已经不再追求齐射、排射了。+顶+点+小+说+事实证明,米尼式步枪在山地守卫战中,面对摸爬滚打,全线散兵进攻的敌人时,士兵整齐的排射根本没有半分效果。

一味追求排射,还不如让士兵靠着自己的枪法,自主选择目标呢。

义勇营士兵的身影已经超过了半山腰的火堆了,一个个手榴弹也将熊熊燃烧成的火堆炸成了零零星星的火光,对于山头守卫的俄军来说,敌人已经很靠近,重重黑影他们看得都很清楚。

一些沉稳有经验的老兵,即使在炮弹的频频轰击下,举枪瞄准射击,效果也是相当好的。可是一支部队又哪里会有太多沉稳有经验的老兵?更多的是些急躁的,或是胆量不足的,在义勇营士兵越来越接近的情况下,在炮弹不住爆炸在山头的情况下,大多数士兵只能是强制镇定。如此情况,举枪瞄准下面的黑影,那射击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事情都是相对的,谁都不想死。且俄军不是伊犁土著,义勇营将士对他们的恨远不能跟伊犁土著相比,如此那种拼死进攻的劲头自然也就消弱了很多。所以,下面进攻的义勇营士兵也有相当多的人被头顶‘咻咻’飞过的子弹吓得腿脚发软的。

但总的来说,靠着人数上的优势,和黑夜里看不清己军伤亡多寡,心理负担无形中减轻不少。义勇营经过两次的冲锋后,第三次终是冲上了山头。

“跟我上,都跟我上。快。快――”

勒善看到冲锋部队已经冲上山头后,在下面立刻扬起了大刀,大吼着挥舞起向山头一指,自己第一个跳步向着山头冲去。

身后一二百义勇营士兵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大队长一个人冲锋,高昂的呼杀声骤然爆出。

另一座山头上,俄军南面两连步兵总指挥,少校戈乔耶夫。望着对面山上的厮杀,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颤。

可千万要顶住啊!

不然这道防线就算完了,再往后去。能够立足的山头距离营地水源就不足五百米了。

戈乔耶夫手中如果还有多余兵力,他会立刻抽调去增援对面山头。但是很可惜,他真的没多余的援兵了。山头的下面也同样有一个大队的义勇营在盯着他呢。

**十人部署山头和两侧山林,真真的是捉襟见肘。

“啪!”一枪打倒一名冲到跟前的义勇营士兵。巴拉米扬丢下了打空的手枪。挥起军刀砍下了那名倒下去的义勇营士兵的头颅。

但是一个义勇营士兵倒下了,两个、三个……十个义勇营士兵冲上来了。巴拉米扬手下的士兵已经倒下了三分之一,义勇营士兵却还人头攒动,黑影重重,根本数不过来。

“该死的,这群该死的黄、皮猴子,既然你们找死,我就送你们去下地狱……”巴拉米扬眼睛不知道是被溅入了鲜血。还是真的红了眼,反正俩眼睛是全部赤红。

“库兹佐夫。戈沃罗夫斯基。爆开,爆开火药桶――”巴拉米扬大声的叫吼着。俄军是没有手榴弹不假,但是火药是有的。那手榴弹都是欧洲人玩剩下的东西,插根火绳子不就是了?

虽然这样的火药桶在肉搏战的山头上爆开,肯定会波及到俄军自己的人的。但危急时刻,巴拉米扬也顾不得这些了。何况他是一名贵族,平民士兵,死就死吧!

四个骤然爆开的火药桶断送了勒善今晚上的攻势。

山崩石裂,冲击波与飞溅的土石横扫四方。那地动山摇样的声势,完全是地震啊地震。根本不是先前臼炮开花弹爆炸所能媲美的。

冲杀在山头的义勇营将士与定向增发当时的市场环境也有很大关系如虹的士气被猛的一遏,俄军的士气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高涨起来。斗志消退的他们面对着剩余俄军的绝对抵抗,不得不退下山来。那勒善本人都还没带队杀上山头!

战后清点,勒善所部损失了超过百人。其中失踪者高达五十三人,显然绝大部分是在山头上留下的坑。虽然义勇营将士在撤退的时候已经力所能及的驾回了不少伤员。

夜已经很深了,但切尔尼亚耶夫一点睡意都没有。南面的枪炮声只是暂时消停了,并不是永远的消失。到了明天,今夜里已经损失了五六十人的俄军们,还能抵挡的住清**队优势兵力的进攻吗?

要想保住南面战线不后退,他就只能继续抽调步兵去支援。可是正面战场、营地北面战场,背后的西线战场,清**队三面都布置了充足的兵力,牵制了他太多的兵力。现在连不愿意下马作战的哥萨克骑兵,都有一批人变成步兵了,切尔尼亚耶夫手下除了三百人的哥萨克骑兵,再无半点多余的兵力了!

摊子铺的太大,兵力捉襟见肘。

可南面的战线又必须顶住,水源必须保护住!该怎么办呢?切尔尼亚耶夫今夜根本就没有睡。

征伐军这一边。刘暹是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好觉。大清早一起来,洗漱时就听了亲卫汇报的昨夜里南线的消息,略微死伤的义勇营士兵感到难过,但也为徐东山、勒善两人的进展感到满意。

这才一天时间,就打到俄军水源前头了。只要把这两个山头拿下,那后面的俄军能立住脚的地方,可不就是自己点出的那三个高地了么。

“大人,南线义勇营打的不错,咱们这里也要动一动啊。不能让老毛子调兵增援南线…”

魏明的提议刘暹自然赞同。但是怎么样进攻却是要细细思量!

一动兵就是有人要见生死的啊。在大局大致已经将定的时候,刘暹不想让手下将士流太多的血。

“报告。”一骑哥萨克在切尔尼亚耶夫数米外停下了马,从马背上跳下,向着切尔尼亚耶夫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将军阁下,战场正面、西面和营地北面的清**队都有小幅度调动。”

“知道了。”切尔尼亚耶夫眼睛眯了眯,丝毫没在乎。目光继续炯炯的注视着南面的山头。该做的安排自己已经下达了命令,局势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儿,就看清**队能做到哪一步了!

“咻咻……”

南线战场,一大清早枪声就激烈的响起。不过无论是义勇营还是俄军都是躲在掩体后头向对方射击的。区别是一个在山头,一个在山脚。

山脚下的义勇营是连夜修筑的胸墙,用料多是就近的原木和石块,质量十分过硬。米尼式步枪穿透力是不错,但对胸墙来根本没有威胁。

而山脚仰上打山头,还是曲线战壕中的敌人,那效果也不是一般的低下。两边纯粹是瞎打,开火半小时,战果寥寥无几。

徐东山、勒善都狠不下心白天强攻。没有夜幕作掩护,炮弹补充也没完全到位,这种情况下向山头猛攻,纯粹是拿士兵的生命来填枪子。

不过这两位都不是没见过阵仗的菜鸟。从山头传来的枪声密度和响亮程度上,两人惊疑的发现一个事实――俄军这个靠自己去实践了增援了。

两座山头,尤其是昨夜被勒善猛攻了好一阵的那个山头,枪声密度完全是百人规模的声势。俄军肯定增兵南线了。

正面战场。南线传来的急报到了刘暹手中。看着正面的俄军阵地,刘暹双眉轻挑,根本没有半点的惊讶。

虚拟地图在手,切尔尼亚耶夫的那点小算盘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呢?

今日一大清早,切尔尼亚耶夫就撤掉了正面战场上的大部分兵力,一支百人左右的部队被增援到了南线战场!俄军已经在营地前做好了工事布置,俨然是准备把正面战场和营地北线战场,合二为一。

上午十一点钟时候,当正面战场上的征伐军发起第二波攻势之时,留守正面阵地的俄军终于承受不住重压,哗啦啦的退往营地去了。

至此,俄军东面与北面的战线是练成了一片。虽然这样一来俄军的压力骤然减轻了许多,但不要忽视一个现实――随着俄军从正面战场的后撤,俄军控制区域,也就是战区,总体面积一下也丢了小半。

现在的俄军除了西面的战线还有一些外扩外,东线与北线的战壕距离俄军宿营地,真的是近的不能再贴近了。

刘暹现在正想着自家在南疆的那三十门西洋炮,如果它们能现在出现在伊犁,拿着它们,直接向着俄军营地一阵猛轰,即使会被俄军的炮火来压制,那效果想也是很好的。

可惜啊,东西北三面都到这个时候了,也还是攻不动。刘暹能否最终拿下俄军,再次生擒活捉一个俄国陆军少将,还是要看南线的战势!

同样的时刻,征伐军那开花弹补充充裕的二十门臼炮正在对准一个山头狂轰猛炸着。大批的义勇营士兵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向着山顶叫嗥着冲击。

“上,跟我上――”

“不准退!哪个敢退,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冲锋的队伍是徐东山大队,带头冲锋的人是徐东山本人。扬着一把腰刀,大声喝呼,队伍中虽然有人不断地倒下毙命受伤,徐东山也没丝毫要退避的念头和打算。未完待续。。

风湿骨痛用什么药好
烟台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孩子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