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从零开始的异能者生活请别来找我了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从零开始的异能者生活 059:请别来找我了

安德烈腰间揣着两把板斧,与几个黑虎帮的队友走了过来,冷笑道:“你怎么身体抖得这么厉害,现在知道怕了吧?不过已经晚了!在安加拉镇,得罪我们黑虎帮的从来就没有好下场。你最好别在诅咒虫洞中被我们碰到,否则你肯定会因为某些意外回来不来的,哈哈哈!——”

说罢,安德烈就从林奉天跟前大摇大摆地走过,带领队友朝地下城走去。

围观冒险者纷纷落井下石地窃窃私语起来,嘲笑林奉天的不自量力。

林奉天抖得更厉害了,却不是怕的,而是气的。他感觉周围冒险者真是可恨,明明也憎恶、也被黑虎帮欺压过,可现在却说起了风凉话,果然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算了!我跟他们较什么劲?不过是一群可怜虫罢了。

林奉天调整好心态,独自朝诅咒虫洞走去。既然没人组队,就当独行侠好了。

不过很快,林奉天就明白独行侠不是那么好当的。

地下城中会有源源不断的魔兽涌出,要进行连续不断的战斗,因此需要不同职业、不同能力的冒险者进行相互配合,有肉盾,有主攻手,有奶妈,有辅助支援的法师,这样才好往下推。

林奉天虽然身兼数职,能近战,能远攻,能回血,可毕竟不是三头六臂,所以很快卡住了。

卡在了第七层。

林奉天心头先是有些不快,但很快调整了心态,自言自语道:“我的首要目标是提升实力,并不是推地下城或者赚钱,既然卡在这里了,就用这个楼层的魔兽好好打磨技巧才是。”

摆平了心态后,林奉天就在第七层不断战斗。

第七层的魔兽叫飞天蜈蚣,一米来长,有手臂般粗壮。之所以叫飞天蜈蚣,并不是因为能飞,是因为它能在空中滑行,并蜿蜒着发起攻击。

呼呼!——

林奉天手持军刀,在第七层与飞天蜈蚣默默战斗,不断调整意念与呼吸。每送出一刀都力求完美,不允许有一丝一毫怠懈,每一次的曲肘发力他都努力让动作流畅,就这样千篇一律的打磨着战斗技巧,不断重复着机械式的动作,直到能以最少的姿势幅度与最快速度出手为止。

中午时间,林奉天从空间卷轴中拿出准备好的速食,补充体力后继续战斗。

在无尽的战斗中,林奉天感觉身体与手中武器的契合度越来越完美,他能通过手腕与军刀上传导来的力量,轻易判断出砍向飞天蜈蚣的军刀是否割浅了,有没有砍到要害,等等。

他能只瞥一眼,就轻易判断出魔兽与他的准确距离,并在魔兽攻击时,能恰到好处的闪开,而非夸张地拉开距离进行闪避,然后再费力气拉近距离进行反击。娴熟的战斗技巧,使林奉天能以毫厘之差,躲开攻击,然后用雷霆速度出手反杀。

在这样枯燥无聊的战斗中,林奉天不断打磨着技巧,渐渐感觉身体、武器、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出手越来越犀利,攻击动作完全是行云流水。

《魔幻英雄》已定于4月24日开启国服技术测试。官限量发号和媒体发号也均已开启。 当林奉天回过神来时,发现周围一只飞天蜈蚣都没有了,只留下无数蜈蚣甲壳。

林奉天将这些甲壳战利品收了起来,朝周围看了看,奇怪道:“今天的怪好像少了很多,连平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是因为刚刚被人打过了吗?”

林奉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此没去多想,再次自言自语道:“现在应该有下午三四点时间了吧?今天就不在诅咒虫洞中待太久了。袭可拉身体不舒服,在旅店中肯定无聊,我应该早点回去陪伴她,顺便看看能不能买些补血的东西回去,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话忌吃生冷的东西。”

想起袭可拉的单纯可爱,林奉天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这是他的初恋,早上给出的也是他的初吻。爱情的甜蜜,让林奉天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为爱献身,又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为爱歌功颂德。

内心深处有个可以牵肠挂肚的人,确实是件很美妙的事情。特别是这种准备回家,即将见到在家等待的妻子的感觉,更是让人感觉有种满满的动力,驱使着人不断向前。

心头的热切,让林奉天急冲冲返回了地面,想着等下见袭可拉时,是否给她一个爱的拥抱。

去冒险者中心把战利品回收了后,林奉天收起换得的几枚银币,然后在冒险者一条街的药剂店里买了些补血的药剂。林奉天不知道这些补血药剂是否会对来姨妈的情况奏效,不过被爱情蒙晕了头的他仅K1154和K570两列火车,却没有想太多,哪怕对袭可拉的身体仅有一点点好处,他都绝不吝啬花钱。

摸着怀中装了众多补血药剂的空间卷轴,林奉天满以 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商 的定位探索解决农村(农户、合作社、农企)对接市场的问题。脸喜悦,回到旅店中。踏上鹅卵石小道,推开旅店大门,就见地中海发型的中年大叔依然潇洒的在接待台后悠闲观看报纸。

听得推门的声响,大叔依旧没有抬头,全神贯注。

“大叔,我的同伴在哪号房间?昨晚那号吗?”林奉天上前问道。

中年大叔听得声音耳熟,抬头见是林奉天,就摸出一封信道:“你们早晨出门后,她之后确实是回来过,却没开房,而是留下了一封信让我转交给你,然后走掉了。”

林奉天愕愣道:“走掉了?这个走掉是说她离开了你的旅店,还是说离开了安加拉镇。”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看她依依不舍的表情,我觉得应该是离开安加拉镇的可能性居多。否则能见面涉及品种9个,她没理由有事不直接跟你说,而是留下一封信的。”大叔推测道。

是啊,信!

袭可拉在信中写了些什么吗?

林奉天马上拿起中年大叔拍在接待台上的信件,然后拆开来阅读。

对不起!奉天,我有事必须走了,很抱歉未能遵守与你在早上的约定。我不确定这一去是不是还有机会再与你见面,如果有,我一定会向你好好道歉,如果没有,就当你上次在哥布林丛林对我失信的惩罚吧。我很高兴这次出门遇见了你,但情况特殊,请别来找我了。

林奉天看着手中的信,惊呆在原地。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面?这算是什么意思,难道袭可拉此去生命会有危险吗?

佳木斯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宝宝感冒咳嗽
胸膜肿瘤增长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