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蓝色毒飞镖秒要狗命位置

时间:2021-01-22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狗只要被毒飞镖射中,短短40秒内就会毙命! 7月29日,省城包河警方在同和民康丹桂园小区清查传销时,意外发现一个制造“毒飞镖”的窝点,当场查获2000多支用来毒狗的毒飞镖。这是个家族式团伙,平均每天向全国各地兜售千余支毒飞镖,每个月卖出 0多套,平均每月有六七万元进账。

昨日从包河刑警三队获悉, 名嫌疑人涉嫌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被刑拘。据了解,这是合肥乃至全省查处的首例生产“毒飞镖”案件。

[意外的发现] 民房里藏着两千多支“毒飞镖”

7月29日1 时许,淝河派出所民警赶到同和民康丹桂园小区,对这里的传销窝点进行突击清理。根据前期摸排的情况,5栋 06房间租给了几个江西籍人员。

民警敲开房门一看,两男一女戴着手套,正在生产着什么,地上散落着不少针管。看到民警,这伙人神色有些慌张。民警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蹊跷的是,这个房间门窗全部紧闭。这里藏着什么秘密?房间里有几个箱子,已经封好。民警打开一看,全是小型注射器,安装着尾翼,里面还有一种蓝色药水。民警粗略数了一下,竟有2000多支!另一个纸箱中还有50多把弓弩,配有红外线瞄准器。另查获数袋铝纸包装的东西。 “千万别打开,这东西有毒! ”民警打开查看时,一名小伙子说。此外,民警还查获2万多支空注射器。

民警初步怀疑这里是一个地下制毒工厂,立马通知包河刑警三队。刑警火速赶到现场调查,初步判断:这些装有蓝色药水的飞镖是毒狗的!

[恐怖的毒药] 狗若被射中40秒内一命呜呼

民警抓获的两男一女中,一名小伙叫小江,江西人,今年19岁。据小江交代,他不是这个窝点的老板,真正的老板是他姐夫徐某。徐某 0岁,重庆人,去年上半年,徐某携妻子江某来到合肥,租了这间房子,从事毒狗用具的生产。后来,江某回家生小孩,徐某又将妻弟小江、堂侄以及堂侄媳妇带到合肥打理“生意”。每支毒飞镖内注入2毫升剧毒药物。这种药物到底有多毒?嫌疑人交代,狗被这种毒飞镖射中后,40秒内会立即毙命。民警在现场发现了一种白色粉末。这种粉末是不是传说中的氰化物?小江不肯说,只是告诉民警,它有剧毒。目前,警方已将部分粉末送检。

小江交代,他们生产时都小心翼翼,戴着手套,先将这些剧毒白色粉末按一定比例溶解到甲醇、乙酸里,调和好后注入注射器内,每支注射器注《安全法》强调了达到报废条件的要立刻报废入2毫升。

徐某是重庆人,当地山区比较多,用毒飞镖狩猎的人也很多。毒飞镖的制作配方也是徐某从重庆带过来的。他们对兽用注射器进行改良,针管上安装弹簧,增加飞行稳定性,还安装尾翼,控制飞行方向。只要将毒针安装在弓弩上,再加上一个红外线瞄准如果按照新的城乡居民医保试行办法器,就可以轻松射中二三十米外的“猎物”。嫌疑人坦言,这些被毒死的狗肉有毒,他们从来不吃。

[惊人的暴利] 日销千支月收入六七万元

民警查获了一本记账单,上面记载了每天的销售情况。 “毒飞镖销往全国各地,平均每天卖千余支,毒狗全套工具每个月要卖 0多套。 ”民警介绍。就在民警现场查处时,小江的短信响了。 “可是出事了?出事了货就不要发。 ”这个短信是“客户”发过来的。

据小江交代,这些毒飞镖都是通过络销售的。他事先在上发帖,或通过发布广告。徐某的“毒飞镖”生意很红火,平均每个月有六七万元的收入。

徐某兜售的全套毒狗装备每套 00元,平均一天有1000支毒飞镖的销量,一支毒针价格是2元。小江交代,制作毒飞镖的原材料都是从广东、广西通过快递运到合肥的。徐某等人十分狡猾,为躲避警方打击,他们频频更换与“客户”联系的号码和号码。

目前,警方已将徐某上通缉,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

[幕后的隐忧] 物流公司只管收钱从不验货

小江交代,这些毒飞镖都是通过物流发往外地的,每次填的货物名称都是“配件”。小江说,物流公司只管收钱,从来不看箱子里是什么东西。

据民警介绍,这个毒飞镖窝点与一家物流公司“合作”十分紧密。每次发货前,小江将箱子封好,填写好收货人地址后,就将这些毒飞镖发往全国各地。外地曾发生过毒飞镖毒死人的案例,“如果这些毒飞镖流落到社会上,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这些毒飞镖,民警十分担忧。 “毒品、 、赃物,现在很多违禁物品都是通过物流运输的。 ”

民警建议相关部门加强对物流行业的监管,否则物流行业会成为犯罪分子的帮凶。

-对话

为啥当帮凶?“他是我姐夫”

昨日上午,在包河刑警三队见到了小江。接受采访时,他辩称,这些毒飞镖不是用来毒狗的,是用来毒鱼的。

:你们生产这些毒飞镖是用来毒狗的吗?小江:(沉默)用来毒鱼的,对着鱼射就行。

:你不是跟警方交代,是用来毒狗的吗?小江:(沉默)……

:你是怎么开始干这行的?小江:我本在老家做厨师,去年下半年,姐夫让我过来帮他发货,我就过来了。

:知道这个违法吗?小江:刚开始不知道。后来他们提醒我,说那个白色粉末有剧毒,千万别碰上,我就知道干这个事违法。

:知道是违法的,为什么不肯收手?小江:我也不想干,但他是我姐夫……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2 7删除

杭州阴道炎治疗费用
四川成都肝病治疗多少钱
杭州哪家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