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木纹房租调控谁的心里忐忑

时间:2020-09-30 来源网站:北京汽车网

本期主持人:郭廷炜

最近一段时间,部分城市房屋租金明显上涨。住建部某官员在两会会上表示,“租金调控应该是房价调控的一部分,各级政府有重视租金调控工作。”据他透露,北京市已经表态,政府要调控出租房的租金,出租房的比例要达到60%。最近重庆市16000套公租房拿出来摇号,市场反映非常好,租金已经得到明显控制。——据此来看,政府官员对调控房租颇有信心。

不过,平民百姓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似乎和政府官员不在一个层面上,有人惊诧,有人诘问,也有人大力叫好“矫枉何妨过正”。七嘴八舌,但有一点是肯定一致的:虽对调控有疑问,心底还是盼望房租下调的。

楼市“租坚强”很正常

楼市的三轮调控一浪高过一浪,但房价没有出现实质性的下跌,而且房租上涨的“苗头”很明显,因此被不少市场人士称之为“租坚强”现象。

说起“租坚强”的来由,这得提到络流行语“猪坚强”。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有一头猪被埋在废墟下长达 6天后仍然坚强地存活下来,这一生命奇迹被众多友称之为“猪坚强”而广为流传。自从去年4月开始实施楼市调控以来,随着房东普遍提高租金,不少人纷纷感叹“租坚强”,不仅买不起房而且都快租不起房了。

虽然“租坚强”对租客来说影响很大,但出现这一现象其实也很正常。根据央行发布的M2货币数据,2002年末时的总量还不到20万亿元,而2010年末时的总量已经超过70万亿元。货币总量大幅增长难免带来通货膨胀的问题,于是房价在这段时间内疯涨,其他各种食用品和日常消费品也涨个不停,房租当然没有理由不涨。

其实住建部的相关人士也坦言房租在理论上有上涨空间,这是由于受到通胀和加息预期影响。另外,目前国内的住房租售比和国际上相比还处在比较高的水平,一线大城市的住房租售比大部分达到500:1以上。

眼下限购令和房产税等政策虽然暂时压制了房价上涨势头,但房价并没有马上“掉头”下跌。不少房产持有者在“租坚强”现象下转售为租,说到底根本原因在于通胀预期。

租金为何不能跟着大排面涨?

物价在涨,通货在膨胀,租金为什么不能跟着大排面一起涨呢?

如果说现在的房屋租金高,那也仅仅是对低收入群体而言的。实际上,目前的房屋租金回报率还远不及一年定期存款的利率。不是吗?稍微偏远一点的商品房,一年的租金回报率能达到 %的水平吗?我觉得我们要做的,不是去限制租金,而是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

我一直认为,我国最贫困1亿人的生活问题,应该由最富有的1万人承担。不是让富人捐款,而是让他们纳税,缩小贫富差距。IPO的超募部分,垄断企业的超额利润,都可以成为补贴低收入群体租房的资金来源。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限制租金这种不符合经济规律的政策一旦实施,只会导致更多的假合同的出现,导致更多人没有房子住,进一步加重生活负担。

板子不能只打在房东身上

我当过租客也做过房东,关于租房和房租这点事,我也还算有点心得。从调控房价到调控房租,我相信提出相关建议的官员,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房租也是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项重要开支,和柴米油盐醋一样必不可少,涨得太过分的确影响民生。但乍一听要调控房租,多少感觉不靠谱,每套房子的地段、房型、装修状况都不相同,怎么调控,设个硬指标是肯定不行的。

想当年,我做过三年的北漂,前后租过四、五套房。最早租在房租相对便宜的北四环外,每天早上赶到东三环内去上班,虽然是八年前的,但那时交通状况已经足以让我抓狂;后来,不得不一点点地往东三环挪窝,租金也是越换越高。现在的首都更是“首堵”,假如住在偏远的区域,但上班的通勤路线能够畅通便捷,租房者自然会有底气向高房租说不。

而现在的我在上海翻身成了一个房东。但房东也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呀,从房东的角度看,通胀上去了、物业管理费上去了、连央行的利率也上调了,而我出租出去的房子,按房屋当前交易价格计算,年租金回报率还不到2.5%。而现在一年期的定期存款利率都达到 %,还不需要帮房客搞那些维修、催房租、换家电的杂事。就说最近的事吧,我那套租出去四年的旧房子新近换了个房客,仅仅对房子做了点必要的小修小补、换掉有隐患的热水器,就花了我近一万块,每个月租金涨了200元,但也要四年多才能补回这成本,我根本没多赚。

实话实说,CPI在飞涨,房东的出租成本也是在上升的,仅仅把板子打在房东身上,我是不服的。即使是房东真想涨一点房租,也只是希望别被通胀打败,绝不是什么趁火打劫,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市场化的想法。

政策总会有副作用,矫枉何妨过正

最近上有个笑话在流传:一个城市里有三个人,甲有5套房,不上班,靠收房租生活;乙有一套房,上班赚工资;丙没有房,菜场卖菜。忽然有天要收房产税了,丙说:“太好了,我没房,收那帮炒房人的税,我全力支持,房价大跌了,我就可以买房了。”乙说:“没关系,我只有一套,收那帮炒房人的税,我支持,房价大跌了,我可以再买一套。”甲说:“哦,房产税收多少?1%对吧,下个月房租涨5%。”房租上涨了,丙很郁闷,想换个房子,发现大家房租都涨了,只好忍。不过也不能吃亏,明天菜价也涨5%。乙和甲去买菜,发现菜价涨了,很郁闷,想换个菜场,发现菜价都涨了,只好少吃点了。

看完这则笑话,在IT行业工作的小詹觉得自己比那个卖菜的还不如,因为他也遭遇涨租,但他没有提价的权利。小詹是南通人,因为IT业经常要加班,小詹需要在公司附近租房。“来上海三年多,调了两个工作,换了四次房子。”小詹苦笑,四次换房两次是因为二房东想涨租。

听闻住建部的调控租赁市场政策,小詹大声呼好。现在炒房受限,如果租房也只能微利,投机者自然会对手中多套的房屋视同鸡肋,房价下降就可期。

很多人认为住建部用行政手段干预租赁不符合市场规律,但小詹则不以为然:“矫枉何妨过和来某原本素不相识正!”任何政策都会有副作用,只要副作用针对不是弱势群体即可。在小詹看来,有“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成功调控案例在先,行政手段也能干脆有效而快速地遏制房租上涨。而且国家预计向市场投放大量公租房。

“到了那天,也许城市的房屋租赁市场的供需双方就会回到平等博弈的状态,来上海的漂一族大概就能多漂一会。”小詹如此期望。

没房可租更悲哀

听闻住建部说房租也要调控后,身边临近大学毕业的外地同学纷纷叫好,都说最好直接从租金下手,直接砍掉一半,不然房价涨,房租也涨,毕业后留在上海的工作成本太大了。但朋友小超却劝大家不要高兴得太早,房价调控要没有配套的保障措施,不要说房租了,说不定到时房子也租不到,毕业后一样留不下来。

平时在学校上课时小超就一直有强烈的质疑精神,于是房租调控的说法一出来小超的质疑精神再度开始发光:“如若强行调控,房租下跌,说不定房东会觉得出租房子赚不到什么钱,从而选择将房子卖掉,这样市场上可供出租的房源就少了,到时有钱也租不到。”说到这里,小超推了推眼镜对同学们严肃道:“没房可租比租不起房更悲哀?”

“再说了,就算要调控,也是针对房屋租赁市场内的,通过正规渠道租的房子。”小超一本正经的环顾众人,“你们有几个是去中介找的房子?大多还是从学校周围贴的日租房小广告找的么,也不知道有没有登记过,这种房子又不会调控的。”

不过建设公租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房租调控也不是可以立竿见影的,想留在上海发展的同学还是得面对房租上涨而租房难的窘境。不过也有例外的,身边有朋友选择考研,考上了至少可以住学生宿舍。不过当他们研究生毕业后房租调控能不能取得成效,现在就不得而知了。


河源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软肝片为什么可以软肝
宝宝积食推拿